Discussion » Nonsense » 快来找出你是 那首 诗~~

  • yaoer
    yaoer wrote:
    <p>李商隐的诗具有鲜明而独特的艺术风格,文辞清丽、意韵深微,有些诗可作多种解释,好用典,有些诗较晦涩。特别是其中的无题诗堪称一绝,而最为突出的便是他的爱情诗,写得缠绵悱恻,为人传诵。如果用古代的诗来诠释我们现在的十二星座,那将会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象呢? 《牡丹》——白羊座 </p> <p>锦帷初卷卫夫人,绣被犹堆越鄂君。</p> <p>垂手乱翻雕玉佩,折腰争舞郁金裙。</p> <p>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p> <p>我是梦中传彩笔,欲书花叶寄朝云。</p> <pre><code> 这首《牡丹》,富丽堂皇,雍容华贵,是喜欢绚烂、喜欢大手笔的白羊座的写照。首先看到的就是“锦帷初卷卫夫人,绣被犹堆越鄂君”的华丽形象,白羊座的典型 做法则是直接地豪爽地把这些情景明明白白地表达出来。第二句,性急的白羊座性格在“垂手乱翻雕玉佩,折腰争舞郁金裙”中体现得淋漓尽致。此后,他们又直接 说出“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的询问;直接告诉所有的人“我是梦中传彩笔,欲书花叶寄朝云”。对于白羊座来说,一切都应该是明了的,华丽、豪 爽、热烈、直白。 </code></pre> <p>《无题》——金牛座 </p> <pre><code>凤尾香罗薄几重,碧文圆顶夜深缝。 扇裁月魄羞难掩,车走雷声语未通。 曾是寂寥金烬暗,断无消息石榴红。 斑骓只系垂杨岸,何处西南待好风。 作为金星守候的金牛座来说,固执、持久、占有欲构成了他们的性格。凤尾香罗,碧文圆顶,扇裁月魄,车走雷声——这些美丽的意象以及遗憾的情境对于他们来说 都不重要——仅仅是因为这些在金牛座的心中扎下了根,所以,他们不顾寂寥,不顾断无消息的凄凉,为了心中已有的那点永恒的美丽,因此而“斑骓只系垂杨 岸”,不惜一切的代价,用永久的固执的等待来期待拥有的那一刻。 </code></pre> <p>《晚晴》——双子座 </p> <pre><code> 深居俯夹城,春去夏犹清。 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 并添高阁迥,微注小窗明。 越鸟巢干后,归飞体更轻。 李商隐的诗,总是写得那么明净、美丽。这首《晚晴》,据说创作的时候作者的心境并不是很畅然快意,但是在自己身世经历的深深忧郁之中,能有如此明丽的句子传世,就不得不归之于双子性格的适应能力了。首联写出了春夏之交的幽静和清爽,怡然自得。颈联是诗中精华, “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在失意的时候依旧可以看到天地的自然并且赞赏它。腹联又继续了这种悠然的幽静。而单单是末尾“越鸟巢干后,归飞体更轻”这 两句中对未来的希望,代表着双子不管是在什么样的情形下都用自然的心境去看待一切,随时准备着适应新的有挑战的未来——这就是双子,无所畏惧的、来去如风 期待着有所作为的双子。双子,易变,易适应,不容易认输,不容易被打倒。 </code></pre> <p>《菊》——巨蟹座 </p> <pre><code> 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黄。 陶令篱边色,罗含宅里香。 几时禁重露,实是怯残阳。 愿泛金鹦鹉,升君白玉堂。 巨蟹是一个敏感的星座, 在秋日的余辉下,他们陶醉于菊花 (菊花应该总是带着一点秋凉的气息的吧) 色泽的一点点差别,并为此而感动——如果在这里的是性急的牡羊座,则只会看着浓烈的色泽,胸中涌起一种豪爽的感觉,而不是象巨蟹一样去品味那淡淡的差别。 巨蟹同时是一个非常需要安全感的星座,他们敏感地察觉到了每一个细微的寓意,然后担心地望着残阳,心中想的是:只有白玉堂上安定的呵护,才能让细致的菊花 有那么一点点的稳定感、安全感…… </code></pre> <p>《花下醉》——狮子座 </p> <pre><code> 寻芳不觉醉留霞,倚树沉眠日已斜。 客散酒醒深夜后,更持红烛赏残花。 狮子座是一个放旷的星座,四海寻芳,倚树沉眠,以至于酒力酣酣,酣然睡去——直到客散夜深,酒力才醒,真是豪爽不可以言语计。但是,此后的行为使佩服狮子 座豪气的人又更要说佩服——本来已经是酒力醺醺,如果用诗句来形容可以说是“醉卧沙场”了,在醒后却依然要“更持红烛赏残花”,真是好兴致、好气魄。 </code></pre> <p>《霜月》——处女座 </p> <pre><code> 初闻征雁已无蝉,百尺楼高水接天。 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里斗婵娟。 这是一首心绪清静恬然的诗,语句中透出的是寂静、澄明和恬美。对于喜爱洁净、追求美的处女座来说,这首诗应该是一个很好的说明。无可非议的,诗中有一种淡 淡的失意,雁已南飞,蝉已销声匿迹。但是百尺楼台之下,美丽的是天水相接,洁净高爽的秋冬季节,神话中的那两位美丽女子——青女素娥,不畏惧寒冷,月中霜 里看到的都是争霜斗妍的美景,令人心旷神怡,也是高洁、恬然冷静的处女座的写照。试想,如果不是如此的依霜傲雪,如果没有这种冷静和美丽,又如何来描述善 于分析的处女座呢? </code></pre> <p>《风雨》——天秤座 </p> <pre><code> 凄凉宝剑篇,羁泊自穷年。 黄叶仍风雨,青楼自管弦。 新知遭薄俗,旧好隔良缘。 心断新丰酒,销愁又几千。 天秤座是一个人道主义的、平和的星座。一个喜欢朋友、喜欢公正、来去如风的星座。所以,选择了这首豪爽的、漂泊的诗,来诠释天秤座。天秤座如果生在古代, 大可以去做剑侠,那首流传千古的《宝剑篇》,应该也是天秤座的杰作了。也许是身世的关系,李商隐的诗多数是漂泊的,流浪的,无奈的。在流浪中,对于天秤座 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朋友的存在和关心了。在颠簸的世事中,黄叶,风雨,不断的波折,不停的流浪。而这样的历程,同样是最丰富的,最有内涵的。所以,即使是 借酒消愁,即使是新知旧友都相隔如参商,天秤座也依然在颠簸中寻找平衡。 </code></pre> <p>《无题》——天蝎座 </p> <pre><code> 重帏深下莫愁堂,卧后清宵细细长。 神女生涯元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 风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谁教桂叶香。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轻狂。 天蝎是水象星座中最热情的一个,水象星座特有的敏感在他们身上同样体现,幽静的画堂是所有水象性座都喜欢的情境,悠然、细致。这一句应该是水象星座可以共 用的一句话、一种向往。但下面的几句就只属于天蝎座了。他们直接告诉你“神女生涯元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感情的炽热、句子的优美,都是偏于感性、直接 于表达的天蝎座直言感觉的做法。“风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谁教桂叶香”,笔锋婉转,似乎是直接表达感觉之后又转回含蓄;但是下面的两句更明白地告诉你:敢于 说出“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轻狂”这样热情、直白句子的,在水象的细柔敏感的境界中,就只有被冥王星守护的专注的天蝎座了。——巨蟹座在这样的情境 下,只会静静地等待命运青睐,如果要他们象天蝎座这样去追求,他们一定会没有安全感;而双鱼座就只会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将画堂美景一遍遍地在心中进一步的完美,对于他们,只要有幻想,就够了,真实的事物反而会毁了双鱼的想象,反而会刺伤他们。 </code></pre> <p>《鸳鸯》——射手座 </p> <pre><code> 雌去雄飞万里天,云罗满眼泪潸然。 不须长结风波愿,锁向金笼始两全。 射手座是一个代表自由、不断追求的星座。如果现实中真的出现了这样搅散鸳鸯、雌去雄飞的故事,射手座的第一个反应必然是泪满脸、痛楚孤苦,天地为之变色, 世界为之心惊。一番悲痛过后,射手座很快从痛苦中解脱出来,用最强大的精神力量去追求重新拥有曾经美丽的一切。而且,这种追求是持之以恒的,永久不变,不 达目的永不罢休;只有“锁向金笼”这种方式,才能使射手座的追求化为泡影,但是在化为泡影的同时,射手座心中的烈火却会宣告它永不熄灭。 </code></pre> <p>《流莺》——摩羯座 </p> <pre><code> 流莺飘荡复参差,度陌临流不自持。 巧啭岂能无本意,良辰未必有佳期。 风朝露夜阴晴里,万户千门开闭时。 曾苦伤春不忍听,凤城何处有花枝。 摩羯是最典型的土象星座。他们沉默,冷静,工于心计。在动荡的生活中,摩羯始终是在不停思考、不停等待的一个星座。 诗的首联是人生的飘忽,善于思考的摩羯同样面临“度陌临流不自持”的无奈感受;对他们来说,“巧啭岂能无本意,良辰未必有佳期”大概是最深刻的慨叹,在不 断用心计算处境、对策的同时,他们努力去做得“巧”;虽然人算不如天算,许许多多的不如意,摩羯座还是有信心在“风朝露夜阴晴里,万户千门开闭时”苦苦地 老谋深算地等待那属于自己的一切。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可能会苦伤春,可能会为无花无霜的苦恼现实而烦恼,但是最终的目的和最辛苦的做法,对于摩羯座来说就 是审慎心计,随时为自己创造机会,待时而动,去拥有应该属于自己的一切。 </code></pre> <p>《西亭》——水瓶座 </p> <pre><code> 此夜西亭月正圆,疏帘相伴宿风烟。 梧桐莫更翻清露,孤鹤从来不得眠。 水瓶座是一个极其崇尚人道主义的星座。西亭月圆,疏帘相伴,梧桐清露,孤鹤不眠。一幅清凉的、自由的、美丽的画卷,勾画出了自由的水瓶座的心态。风向星座 总是善于把握自己的。水瓶座给人的感觉是:理性,有独到见解。因此,在孤静的情况下,善于把握自己的水瓶座用理性的神态来审视一切,他们的心境永远是恬然 的、美丽的,偶尔会因为一时的感触而告诉你:“孤鹤不眠”——但是即使不眠,他们也是平静地面对一切,没有大悲大喜,理性看待一切。 </code></pre> <p>《北楼》——双鱼座</p> <pre><code> 春物岂相干,人生只强欢。 花犹曾敛夕,酒竟不知寒。 抑郁东风湿,中华上象宽。 此楼堪北望,轻命倚危栏。 双鱼座是最感性也最喜欢哀婉情境的星座。对于他们来说,一切都是被动的,人生是强欢,所有真实事物都与他们无关——仅仅是因为生存在这个世界上,所以才被 迫地接受接触这些事物。海王星守护的唯美双鱼座所关注的,往往是诗、酒、风花雪月这些不现实的、充满浪漫气息的东西。而正因为世间不仅仅拥有浪漫,所以双 鱼的幻想往往是不合时势,往往是只能在自己的幻想中梦境中郁郁寡欢,生活在自己给自己创造的一个虚幻的世界里。所以,依楼而望,浩然叹息;生命是“轻 命”,栏是“危栏”,生活在幻境中的双鱼,永远都不快乐,永远都为了幻境中的那个不可达到的“完美”,永远都充满了叹息。 </code></pre>
  • Yuki Inés
    Yuki Inés wrote:

    李商隐小时候熟读一整本,现在均不记得了。

    黛玉说,李义山的诗我均不爱,惟独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这也是我的最爱。

    其实,射手座最应是李商隐的“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舟”的气势。

    天枰座最应“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的云泥。

    而这首永远是universal的: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 Yuki Inés
    Yuki Inés wrote:

    还有:碧海青天夜夜心!

Please login to post a reply to this thread.

WeLiveInBeijing

WeLiveInBeijing.com is a social community for people living in or traveling to Beijing.

Powered by: Bl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