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ssion » Chinese Language & Culture » 光头党——大佬印象 Big Impression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p style="text-align: center;"><span style="color: #0000ff; font-size: xx-large;">光头党&mdash;<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关于光头最淋漓尽致的说法是------光头就是男人暴露在空气中的性器官的化身。</span></span></p> <p style="text-align: center;"><span style="color: #0000ff; font-size: large;">&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文----雷晓宇《GQ-MARCH 2010》</span></p> <p style="text-align: left;"><span style="color: #0000ff; font-size: medium;">我发现,中国商人很爱留光头。史玉桂、冯仑、黄光裕、袁岳、蔡明和他爸、王石......还有好多。</span></p> <p style="text-align: left;"><span style="color: #0000ff; font-size: medium;">&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他们的光头当然不是天生的。史玉桂早年间在深圳做汉卡的时候,他穿着一身白西服,留着一头迈克尔-杰克逊的爆炸头,戴着变色墨镜。他喜欢这样走上街头,像个当时得令的摇滚的明星似的,游行、领奖、发表演讲。冯仑从上海回到北京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一直留着他那三七开的分头,后来写他写《野蛮生长》的时候,突然变成了近乎光头的&ldquo;卡尺&rdquo;,三厘米还是五厘米就不知道了。黄光裕是2006年开始溜光头的。他的光头最彻底,是光溜溜贴头皮的那种。那年年底,我在中国大饭店看到他。他笑起来竟然有点害羞的样子,像个孩子。但是一旦少了头发的掩护,我知道,他最张扬的日子就要来到了。很快,他就收购了大中电器。很快,他就出事了。</span></p> <p style="text-align: left;"><span style="color: #0000ff; font-size: medium;">&nbsp; &nbsp; &nbsp; &nbsp; 想想,国外的商人几乎没有留光头的,即便是海归派,没头发的也没有。和中国商人正好相反,不知道为什么,中国的政治家绝对不可能有光头的。同时你也很难想象哪一天柳传志变成光头了,那简直跟本-拉登剃胡子似的,绝对出大事了。不管怎么说头发的故事里肯定有点中国式的秘密在。鲁迅说:&ldquo;头发是中国人的宝贝和冤家,古往今来多少人因为这不疼不痒、毫无价值的东西受苦受难。&rdquo;</span></p>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续)。。。。。。。这种不着一物的发型,首先当然是出于生理和审美的原因。一个要领导人而不是讨好人的男人,自然不可能留成F4的发型。冯仑、袁岳和蔡明都告诉过我,剃头就是因为人到中年,既然发量稀疏,索性剃光算了。两根头发,遮了左边没右边,遮了右边没左边,简直像狂风里一根惶恐的衰草,要多狼狈有多狼狈----不能说这根孤独狂舞的头发就是“国进民退”背景下中国商人集体命运的隐喻,但是除了生理和审美因素,发型里头确实还有中国男人的骄傲和尊严。    ------------------------待续

  • Deep忖
    Deep忖 wrote:

    在概念上牵强附会了。其实光头对于男性来说,没有职业上的体现。最多有职业上的限制。从事某种职业,不适于剃光头。有这样的理由。

    作为男性,其实在某个年龄段,或处于某种时期,都试图过剃光头。但像上面说过的。有些人由于某种原因,只能想想罢了。我只能说,刨去那些想当然的概念和个人审美观,光头仅仅是让人舒服到上瘾的发型。这个剃过光头的人自然明白。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续)。。。。。。光头无疑是一种挑衅。光头铺天盖地的分头中强调了个体的差异性。你看那光溜溜、坦荡荡的皮肤,她还残留着密密麻麻的毛孔,像是曾经大汗淋漓畅快呼吸过的证明,不管是狂风骤雨还是电闪雷鸣,它都不为所动,不会因为外界环境的变迁而产生任何即时性的变化。我所说过的关于光头的最淋漓精致的说法是-------光头是男人暴露在空气中的性器官的化身。

             但是光头在中国的含义又很暧昧、不清晰。一开始,在古代,剃光头是一种刑罚,叫做“髡”。光头和刺青一样,是一种强制性剥夺个人尊严的方式。就在不久以前,一般人对于光头的下意识反应还是“刑满释放人员”。不过很快,光头成了一些特定人群的标志,艺术家、军人、和尚和犯人一样,都是光头。至于眼下,它变成了一种时尚,这既是种符号民主,也是时代的进步、自由的象征----中国男人终于从“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精神恐怖中解脱出来,能够享受自由决定自己发型的卑微权利。不过同时,它也是种嘲讽-----你以为你站在路灯下面就是夜明珠了?没人能够仅仅通过改换发型就获得自由,如果是这样,那么没任何革命需要流血。该换发型只能够让我们获得一些自由的幻觉,光头也和大清的辫子一样,不过是一种人格面具罢了,它是另外一种假发。

           关于光头,科宝博洛尼的老板蔡明的爸爸是这么跟我解释的----他们父子两个都是留光头,说不上是谁学谁。不过他自己突然把头发全剃光,是为了更加形象的把自己的员工说明一个道理:什么叫做扁平化管理。穿凿附会到这个地步,我有预感,我这篇文章已经写不下去了。我现在只是在琢磨两个问题。一、如果阿凡达没了辫子,他是不是没法和女外星人做爱了?二、我真的好想好想揭开孙中山的帽子,看看里头到底有没有头发。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我今天在想像GQ这类型的杂志 它的读者人群是谁? 都定位成什么样了?   现代的杂志传媒 包括电子杂志 都阐述了哪些阶级的观念?  

  • Deep忖
    Deep忖 wrote:

    这些人的:闲,价值观不完善,摇摆,无车族,单位较远,工作稳定,便秘。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但是往往文中描述的人物都是,澳门赌场的座上客, 叠码仔眼中的美味食,只有把欲望型的人拿出来凉 才能满足这些闲人的欲望?

  • Deep忖
    Deep忖 wrote:

    好吧,关键是你是以什么立场看待码得这些字的。如果也是不屑一顾,至少是冷眼旁观,那我想,我们便有了继续谈论此问题的基础。

    想起论坛上次有谁发过一个中国人最爱说谎话的帖子。其实都完全是一路货色。自认为眼光独到,其实只是哗众取宠的跳梁小丑。极端不自信,唯恐销迹。就像很多中国当代画家,避讳传统美学观,其实是混不懂。说着“知道分子”的话,办着阴沟里的事儿。很多所谓新锐杂志需要这样的枪手,出几个怪声吸引眼球,但我不便秘,所以不需要这类杂志打发时间。

    作品是需要诚意的。诚意就是只表现你了解的。除了对“留发不留头”那句话概念上混淆以外,作者根本不了解他说的,也是你说的那些欲望型的人,不了解留光头的族群(前提是真有这个族群的话),甚至,我可以说,他根本不了解光头这个发型。

    别的地儿我不知道,在北京,老北京人留光头,完全是一种随性。不但没有延展出来的攻击性,更体现的是一种安逸。我不是刻意针对作者,因为他真的不够级别。他远远不到自以为是的智商,能像这么嘶哑着叫春发泄一下已然舒畅了。我只是针对那些把人简单分类的言语。

    我们身边到处这种言辞,80后,90后,这会儿又来个光头党,说实话比文革时候的阶级划分更盲目。说白了,很多人愿意将人简单归类,或复杂定位,都是源于自己的沟通障碍,或者不愿去沟通,拒绝了解。往往那些发明创造人群特定辞令的人,都特别会没理搅三分,说起再荒谬的事儿都让人听着特感动。一些立场不坚定的好同志,就上了他们的当。再加上给他人定性,是咱们的思维惯性。

    上帝赐予人类不同语言,是为了让他们不方便沟通,从而自行划分了区域。有些人就老觉得上帝特忙,想帮人家干点事儿。混乱他人视听的同时,自己还真相信自己就是代言人了。从此,他们就更富有侵略性。这种人千万不能惯着,我太了解他们了。因为我就是这种人,我了解他们有多讨厌,就像我了解剃光头有多舒服一样。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呵呵,村,你剃过光头吧,还是现在就是处在光头的逍遥状态下呢?  我昨还在想谁能真正的保持冷静,客观的冷眼旁观呢?  我是喜欢“冷眼旁观的人“ 至少不会那么的胡搅蛮缠,无法理喻,不知所谓。这作者便秘的地方令我堵得慌,至少这篇文章是放在GQTalk言论那一栏的,让我觉得这简直没法言语,开头太马虎,,至少不知道他说的群体是哪些,就算中间偶尔有点及一两点开头观点,但是还是不知道作者写的文章前后联系起来有多大的关系,到最后还有点唐突的联系到了光头与自由男权的关系,这让我觉得有点扯。最后更是都扯到阿凡达和我们伟大的国父头头上了,这有点让我觉得他为了叫座扯关系了。   

                   总的来说我看完就觉得写的啥,到底写给啥人看的?这算不算是好文章? GQ这类型的杂志到底请的是啥人,真实他们所谓的时尚与上乘阶级的集合吗? 我就纳闷了,20块钱一月一期的刊物竟能把人越看越蠢蛋。难怪有人说别看那能把人越看越蠢的时尚杂志。

                     我也就无意翻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续。。。。。。,也许啊是我太孤陋寡闻,或见识太少,但确实是不太赶得上作者的“层次”,想她说的那些我都显摆不出来。

  • Deep忖
    Deep忖 wrote:

    这类杂志在我看来和色情杂志都是供消费者排泄之用。这个作者在枪手行当里应该还算混得不赖的。因为你转载的文章关系,我还上网搜了他一下,也问了问周围仍从事个平台文编的熟人。其实是提出“群体定义”的类似话题来增加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这个作者着实出了基本关于商业范畴的书。但现在的纸媒介,已经完全背弃了文学性,再也没人拿纯文学等字眼要求“裆下”的文学作品和作者。这对以后来讲是非常可怕的事。不久的将来,我们会看不到真正有可读性的作品,只能读到两种书,功能类书籍,和这种恶搞的。

    我是习惯性剃光头,我敢断言作者不是,因为他并不知道光头的真正益处。重复自己的话,任何人刮了光头,都会上瘾。即便是女性。但可能很多人受传统审美的限制,不便真的剃成秃子。从我个人来讲,也喜欢看女性的长发。如果爱慕的姑娘突然有一天把长发剪掉了。我肯定也是难过得至少一天吃不下饭。

    今天论坛好像有一个什么佳缘一夜情的广告贴。那篇文章都比这篇显得地道得多。特此发上连接http://www.weliveinbeijing.com/discussion/thread/1000008951/Dating--and--Romance/%E7%A4%BE%E4%BA%A4%E7%B1%BB%E7%9A%84%E7%BD%91%E7%AB%99%E9%83%BD%E6%98%AFONS%E7%9A%84%E6%B8%A9%E5%BA%8A%EF%BC%9F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好嘞,我看看去,我高中的时候剃了个板寸大概2-3厘米,不知道算不算光头,当时觉得特爽快,心里说不出的快感, 不过因为上学的原因还是每天包着个头巾去的,人家都以为我出家,当时戴头巾也上瘾,每天换一片,哈哈,再续。

  • Deep忖
    Deep忖 wrote:

    不算,遗憾。。。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等你全都弄光,早上起来,脸和头一起洗了,看着镜子中自己的样子,仿佛内心说了句,爱咋地咋地,随后整个人都释然了。

  • V. Bilrost
    V. Bilrost wrote:

    等哪天头发白得不好收拾了就弄成光头——戴假发方便

  • Deep忖
    Deep忖 wrote:

    star  

    老了想留中间一绺的那种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Deep村 对啊 留成京片子三岁小毛孩的那种, 本来见过一人留成那样的后来人家索性剃光了哈哈。   star我们这有位大妈级的也是像你说的那样 头发掉多了 干脆剃光了--戴假发。

    我现在头发好的很,,, 还是先不剃了, 免得有谁也像你一样吃不下饭,那我就罪过了。阿弥陀佛。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哈哈哈 那个贴 ONS的 广告做的地道 3年50个 算算啊 每周五聚会+同城下线=365=12X4=48周 他出勤率还挺高,成功率也不错 跟赌博一样压大小场场赢哈,而且还带附送的两小姐,哈哈真实实力派呀,得,这下伟哥又得出钱打广告了, 这么个实力派伟哥怕卖不出去,或者二者联合一下没准效果更好,上次还有一帖提到Sex work , cost,估计标榜性工作者的都得下岗了(次计算不包括婚托)

  • Deep忖
    Deep忖 wrote:

    忖,竖心旁,cun四声。我真受不了您糟蹋我名字。我头发太多。长一点就像帽子。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相当于  广告词  一个月一次,解决需要问题 哈哈哈。牛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哈哈哈 我高度近视 理解一下 忖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平时不戴眼镜看人,人家还以为我眼睛迷离的在对人家放电。嘻嘻不好意思啦。

  • V. Bilrost
    V. Bilrost wrote:
    现在处处皆污染处处皆添加剂的环境和生活,养好头发真不容易,尤其对我这种先天不足的人来说,有时候真相剃光了了事。忖你留长吧,看着像正黄旗的村长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正黄旗的村长张啥样?

  • V. Bilrost
    V. Bilrost wrote:

    等某人冬天把头发留长了看看。。。

  • Deep忖
    Deep忖 wrote:

    star

    镶黄,再说一遍我是镶黄!谁知道正黄是搞什么阴谋诡计上去的。在战绩上,能跟我们齐名的只有正白旗。我留长了也不会是村长,怎么也得是船长啊。但是从小就想弄一个雷鬼那种头,从未成功过。头发一耷拉到耳朵上,就忍不住都剃没。冬天也一样。

    珍妮

    那个广告贴男子真的行!咱们暂且假设他的事迹成立。他应该是眼缘很讨喜,性格不错,在人群中能很快找到自己位置的类型。所以他应该在生活中很多领域都活得比较精彩。你再想象一下本贴文章作者。你想象他去参加那个周末团聚会是如何?是不是一直劲儿劲儿的,而且跟人说话都让人感觉空泛和无趣。看到广告贴男春风得意还羡慕嫉妒恨,自己心里面别提多不是滋味儿了,但还得强颜欢笑,酸不溜几地背地里说人家几句坏话。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镶黄旗 哈哈 忖 看你的语气 很正统, 瞧不起正黄旗的头。

    雷鬼的头 我弄过辫子,很多小辫子的那种,红色头发+很多非洲小辫  不错

    你可以用强力发胶让他竖起来 

     

    忖 头, 你描述的真是到人家心坎里了,哈哈,这就是劲劲的趋炎附势的结果,没个自个好过的,哈哈,天地悠,过客匆,还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吧,人生得意须尽欢呐

  • Deep忖
    Deep忖 wrote:

    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至少梦里有我追随。。。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不错 有娱乐精神  要做船王的话 或者建一艘船, 我喜欢海贼王 你要真想路飞那样 我就认你做头 哈哈    

            梦里的事情我控制不来,还不如醒着的时候能控制的住,梦里要是谁来我做不了主。哈哈

              我反正是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 Deep忖
    Deep忖 wrote:

    诶?你这个年龄。。。应该听过那首歌了吧。

    刚才看到有个头像永远竖中指的女孩写了句话,大概意思就是叔叔和自认为小伙的叔叔们给我滚。其实吧,如果在安全前提下,别怪人家,就当做善事。可能就是丫头们简简单单爱答不理的一个“恩”。就有效地消解了社会不稳定因素。做善事也没埋怨。本来上天给你记笔功德。埋怨多了,功德只能打八折了。

     

    海贼王确实有点看不下去。就看了几集。但我的话,应该是里面那个做饭的。

    造型屌得没边儿了。

  • Deep忖
    Deep忖 wrote:

    本来想给你发那首歌二手玫瑰的翻唱,但估计你听过了,还挺好玩的。

    还有就是,那个动画片里有没有不会游泳的?做一个永远不会游泳的水手也不错。

  • V. Bilrost
    V. Bilrost wrote:

    按照时间先后,正字头比镶字头的都早啊,不用考据就知道大概是怎么回事了。香山脚下的那些旗村营我没怎么注意过,突然想去注意注意了。

    莫西干头我也想试试,不知道有没有这种假发套。

  • Deep忖
    Deep忖 wrote:

    真的是镶黄更正。按支派血缘分先后,不是按名字。名字是后来的。咳,你说我跟你一不在旗的争这干嘛。

    有两次剃光头,要求理发师傅给我留中间一绺看看。恩,看完后很得意。然后让人又给全弄掉。

  • V. Bilrost
    V. Bilrost wrote:

    不是讨论谁正,事实摆着不用争,你不是问为什么正黄也是上三旗吗?

    真正的莫西干猛一看太像古罗马士兵的帽子了,不适合镶黄旗号船长,不如就阴阳头? O_O

  • Deep忖
    Deep忖 wrote:

    不说了。越写越失落。

  • Deep忖
    Deep忖 wrote:

    本来就够憋屈了,你还站在血统的高度俯冲下来打击我。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我的妈呀 这么一天的功夫  讨论出来没 谁更正?  还是人家说的心里认的那个才是正?   人们都只愿意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实事。真真假假 假假真真何必那么认真  我听过了  这年纪该听的不该听的都听过了

                     哈哈 厨师啊 我喜欢  刚好我是海盗组里的娜美  以前入组的时候发型和身形都像娜美 所以船长 给安排了娜美的角色  哈哈 哈哈 巧了  做饭吧你。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对头 你说对了 真不能怪人家的 人家真也是好心好意 嘻嘻 

     

    路飞就不能游泳 , 他吃了果实 , 但是没吃之前是会游泳的。

     

    二手玫瑰 没听过 发来听下?

  • Deep忖
    Deep忖 wrote: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QyNTU1ODA0.html

     

    这个,红尘滚滚。海贼王的画风不喜欢,画面拖得不行。没有连贯性。太糊弄了。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但是海贼王 精神不错 豁达 爽快的不得了 

    哈哈 酷 翻唱的の爽  迈克的伴奏rock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卿-- 我 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是外貌协会的加上整天神叨叨的如神婆 所以到现在还是比较喜欢CLAMP的画风  华丽神秘细致  我特喜欢其代表作其次还有X

    之前喜欢死亡笔记  现在死神也不怎么看了  , 上了高中以后才开始尝试接受各种画派各种风格 ,记得有一次看漫画连载  叫《摇滚狂潮》一个及其夸张搞笑的笔法   当时的台湾新手   但是我觉得很好 年轻张扬 不讲究格调但却让我每天网上躲在被窝里捧腹大笑 哈哈 还不敢笑出声的咯咯乐  

  • Deep忖
    Deep忖 wrote:

    渡边信一郎

    这个导演的连续动画都不错。

    http://baike.baidu.com/view/798232.htm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Ada Queen 每次你说话我都得歪着头看那 不知道有木有啊?谁是C婶啊?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WO 哦 我猜也是 看你的话 得跟你的思维走 嘻嘻Ada

     

    忖  我今天看了一会 天国之扉 没看一会 感觉有点沉闷 可能是我这太热 看到倒掉着开的火车前头掉轨 就没了下去了 明天换换心情看看。

  • Deep忖
    Deep忖 wrote:

    别,那个放一放。导演至今为止,最水的一部剧场版被你找到了。

    完全是为了给最狂热的《星际牛仔》迷准备的。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有你这句话我放心了 我昨天还怀疑 怎么回事 我的欣赏能力水平怎么达不到人家的水准呀,实在看不下去,哈哈 不是自己的原因 ,放心了,回头就看看《星际牛仔》得了,不过说真的 画风不是我喜欢的那种 那就要看剧情和人物性格 如不如我口了。嘻嘻

  • 随便叫兽
    随便叫兽 wrote:

    Does the article delve into the factions within skinhead culture, like Skinheads Aagainst Racial Prejudice (SHARPs), etc.?

    《星际牛仔》牛逼!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Skinheads----a younth subcoulture that appeared first in England in the late 1960s as a working--class reation to the hippies. Hair was cropped close to the scalp, wore working shirts and short jeans( supported by suspenders) and heavy red boots. Involved in attacks against Asians ans football hooliganism.

    National socialist?

    White supremacist?

     

     

    well the topic is about the article which wrote by an editor of a fashion magazine named 《智族》 。《GQ》 the edictor consider it is a high level fashion magazine and belong to the  "clever group" ,which means the smart special people? and she wrote this artile about people shave their head all together are clever ones and conect  to men who save their long hair due to the low of the  chinese old dynasty ,such like Qing dynasty. and ect.

                          and due to the topic we continue to talk about something like japanese caricature.

     

    嘻嘻 哪都有你能搀和的份

  • Deep忖
    Deep忖 wrote:

    音乐部分是菅野洋子啊。。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等等 我查查 看简介的时候 每个角色的配音师 都不一样 音乐是她一人操刀制作的吗? ——野洋子 那个字怎么拼音?xh.5156edu.com/html/301.html 我查不出来 日本人非得把汉字复杂化 还是我们把汉字简便化?

  • Deep忖
    Deep忖 wrote:

    菅野洋子,jian一声,菅。草菅人命。在人名上我喜欢读三声,因为一声不好听。菅野,应该是表现一望无际的草原的样子。

    日本的汉字来源于中国的古文。现在他们的很多汉字以及传统职业名都非常有味道。在中国,汉字的简化和符号化,很多地方都是错误的,解释不通的。所以我经常跟外国的中国留学生说,如果对汉语感兴趣应该去日本学习。

  • Deep忖
    Deep忖 wrote:

    她的曲风从交响乐到朋克乐都有涉及。《星际牛仔》中是她最拿手的爵士乐和布鲁斯。也是我唯一保留过的影视“原声“。比久石让还有才情的女人。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天呀我真是 痛哭流涕 痛心疾首 啊    想我堂堂大中华名族的语言文字 您还推荐到日本去学  我们的精神何在?   情何以堪哪?

  • 随便叫兽
    随便叫兽 wrote:

    En. But does the article delve into how to distinguish between the different types of skinheads? The Neo-Nazis and football hooligans are just unfortunately popular deviations. You can tell the difference by examining the colors of their boot laces.

  • Deep忖
    Deep忖 wrote:

    对,还有就是,碰到学建筑设计,和对中国传统建筑美学有研究的人,我也会建议他们去日本。虽然没有去过,但是我自己也被人建议过去日本看看。因为对方告诉我,在新宿高铁站,早上8、9点钟去那里,站台上8、9成的女性,都是AV女演员。你看,日本多不得了。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hahahaha Thanks for telling me how to distinguish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Neo-Nazis and football hooligans.haha nice boot laces, i like the red ones, which color do you like? I am just kiddng , and unfortunately the editor did not want to talk about how to distinguish the types of skinheads.  She just wanted to talk about some nonsenses within some famous names.

  • Deep忖
    Deep忖 wrote: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g3MDE1NzY=.html

    再往前推你一把,但是从头了解剧情后,再看会更感动。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嘿嘿 忖 我看有机会我们可以组团 一块去 我大表姐在日本发呆了8年 抗战的时间都有了 回来也没听个所以然 就知道她在日本待得有点神经质,还可以看到村上春树描写状态下的“小小人” 还有所谓的“飘” 估计就是我们说的鬼魂吧

    我可不敢想象 什么建筑的影响下 什么个文化氛围 能有如此的魔力?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好的 先看看去

  • Deep忖
    Deep忖 wrote:

    不是,其实所有的动机都是退而求其次。别的地方没得看。只有选择那儿了。

    当然我说的是以后。那个导演和村上应该喜欢的是一个作家。菲斯杰拉德就竟写些科幻不科幻,现实不现实的东西。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哈哈 嗯 看看 这 和你的说法如出一辙 

    blog.sina.com.cn/s/blog_5f34cb680100i0do.html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我一向佩服 有能力神叨 的神人  像南派三叔 的《盗墓笔记》 不禁啊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注意Dando, 本人见过之前头发中间留一撮的,后来索性全剪掉了,说的就是你。

  • V. Bilrost
    V. Bilrost wrote:

    终于有人把光头党引入真正可以成为文化的部分了,但他们往往除了光头还有其他标志的。《GQ》这篇文章作为个人观点还好了,如果是想总结中国的光头现象,将其归纳为一种文化,那远远不如忖归纳得到位。

    寻思着gay skinhead 能在中国流行,现在真是到处充斥着bl元素和情怀。。。忖可以成立个镶黄旗skinhead,自尊心强如russian skinhead。。。

  • V. Bilrost
    V. Bilrost wrote:

    Dando, acturally that author knows nothing about real skinhead culture based on his article.

  • 随便叫兽
  • Deep忖
    Deep忖 wrote:

    针泥

    《了不起的盖兹比》我真觉得特别一般。当然也是因为我看的是中文的。不是说不好,是没有那么好,不是说名不副实,但至少有点过。拿电影来说《天堂电影院》和《肖申克救赎》也是这么回事。《比丽兹酒店还大的钻石》特别有意思。我觉得是菲斯杰拉德最好的一本书。属于那种表达的渴望已经超越自己的文字能力了。《疯狂星期日》是他的短篇集。特别好,虽然书有点厚,但如果你买的是”上海译文出版社“的版本,会发现因为纸张的缘故,很轻。很适合带在身上,路上看。

    star

    诶?有没有人告诉你,我看不懂英文的?!我有没有告诉过你,现在俄罗斯光头党已经不剃光头了?他们都统一戴着那种复古的鸭舌帽,很帅,从而积攒了众多铁杆女粉丝。昨天看微博,一个人说,小脚趾指甲盖是两个的,一侧劈开一个小的指甲,说明是纯种的汉人,还事儿事儿地拿出一些资料来。有一个学者更甚至说,那种身体特征是咸阳汉人的特点。我去!我父系家族基本上全是满人,脚的小趾指甲都跟我一样,是分叉的。我妈家全是汉人,小趾指甲都是一体的。都是做学问的,科研那么严谨的事儿。。。我再去!咱俩这么熟,你能替我叫他们他妈闭嘴吗?!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呵呵 现在的文人呀 在什么都快的情况下 快出点啥?  哈哈 好我回头添上一本慢慢看 你介绍的东西值得信赖  

     

    我是一般汉族一半壮族 照样 二指连体  难道他们要给他们的文章贴上科普的标签  我去 不想骂人 难怪要看名著    

  • Deep忖
    Deep忖 wrote:

    跟他们对话肯定心特累。成天要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肯定想着要是杀人不犯法,一刀刀给他们全捅死。但是不行啊。

    前两天我做了个梦,在酒吧,有一个壮汉,是我以前见过的人,叫不上来名字。跟他一起来的人给我做过摄像,后来发生过冲突。那个壮汉走到我跟前,就跟没看到似的跟吧台的人聊起来。他从吧台上拿起个什么东西我没看到,因为有人挡着。等到看清楚他拿的是刀,已经来不及了。我靠在椅背上坐着,还没来得及站起身,拳头还没攥紧,那把刀就刺进左胸。真是疼,没想到那么疼。但是我一想不行,这也太丢脸了。

    于是乎,我调动潜意识,把这个桥段的梦又做了一遍。壮汉进门来到吧台前,我看到那个以前用过的摄像朝他看了一眼。还没等壮汉把刀拿起来,我就随手抄起烟灰缸上了!可能结果都是一样。但心情舒畅了不少。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hahahaha 哈哈哈哈 得亏呀 你心里的自尊得到了满足   你真行啊 玩起了盗梦空间  你这梦设计的够强悍  还自编自导自演  厉害 成本暂且不帮你算了  但是你控制梦的能力的潜意识还挺强,我得学学 省的找谁吵架了

  • Deep忖
    Deep忖 wrote:

    我手里攥着烟缸,起身的时候,印象特深的是,还自语了一句,”胜败就在一秒之间“。。。现在听着就二了。当时在那气氛的烘托下,很壮烈,还是可以的。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hahahahahahaha 我是真的笑得不行啊   不是盖的  看你的文字真的可以舒缓心中的郁闷 哈哈哈 哎哟喂  “胜败就在一秒之间”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啊 久石让 他是《风之谷》和《悬案上的金鱼公主的》电影配乐师啊  厉害呀  拜服  难看来 菅野洋子 的确是才情满腹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他的偶像是美国的配乐大师 Quincy  Jones 啊  ,强将手下无弱兵  看来选择偶像也要有品位和水准啊   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眼界“

  • Deep忖
    Deep忖 wrote:

    久石让是宫崎骏的御用配乐,的确强。姜文的《子弹飞》和《太阳照常升起》应该也是他做的。花了大价钱。

    但是菅野洋子的变化更多,思维更发散。很多人的创作都是自己给了自己一个套子。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我确定《让子弹飞》是久石让配的  但是《太阳照常升起》不知道是不是  

    听你这么说感觉菅野洋子好像是挺潇洒也很细腻的一人, 给自己设套子 就是一直走老套路 无法超越自己 和心理的欲望有关  很多人包括自己都是 一样的 所以一直很害怕思维定式的人 包括自己在内     有冒险精神的人往往根有可能和机会突破自己的心理障碍

  • Deep忖
    Deep忖 wrote:

    《太阳》和那个用的一个曲子。因为比较贵所以反复用。

  • Jenny&King
    Jenny&King wrote:

    呵呵呵 这还和经济效应扯上关系了  是得计较成本额的

Please login to post a reply to this thread.

WeLiveInBeijing

WeLiveInBeijing.com is a social community for people living in or traveling to Beijing.

Powered by: Bl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