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ssion » Nonsense » 新周刊:我们是否有理由希望? —— 写给2011年的一封信

  • G
    G wrote:

     

    新周刊:我们是否有理由希望? —— 写给2011年的一封信

    我们是否有理由骄傲?——


    中国的GDP上升为世界第二,并有望成为全球第二大财政收入经济体。
    中国进入高铁时代,高速铁路营运里程和动车时速同时名列世界第一。
    国际展览局主席蓝峰称赞“中国上海世博会是一个巨大的成功!我所看到的超越了我的想象”。
    亚奥理事会主席萨巴赫亲王称赞“广州亚运会是我见过的最好的运动会之一,广州有能力申办奥运”。
    西方专家一再预言,中国将与新亚洲重返“它一直占据的、只是在19世纪时丢失的世界第一的位置”。

     

    我们是否有理由焦虑?——

    国民人均收入在全球倒数,每月渐贵的鸡蛋都能将它碰得粉碎化为乌有。
    千军万马涌向公务员独木桥,极少人过得去。个税起征点岿然不动,房产税蠢蠢欲动。
    奶粉有毒,大米有假,龟蟹注药,鸭肉冒充羊肉卖,珍珠粉是贝壳造,人心如此难测。
    办事总要找关系,招聘总有内幕,单位总是加班,航班总是延误。
    首都成了“首堵”,限行成了常态,拥堵的车流如病毒向二三线城市蔓延。


    我们是否有理由愤怒?——
    强拆不止,且被政府视为政绩;工程浩大,又被事后鉴定为劣质。
    上访后,上访者被关进黑监狱;灾难后,主事者道歉就大事化小。
    企业恶性竞争,我们被艰难决定;有关部门朝令夕改,我们措手不及。
    获得奖学金的大学生,如果不去无偿献血,就得不到该得的奖励。
    从西伯利亚飞来中国过冬的候鸟被捕猎,天鹅卖两千元,大雁八百。

    我们是否有理由沮丧?——

    男青年勤奋,不如富二代随便就能成功;女青年自重,不如傍权贵者收获既快又多。
    年人均收入1196元的中国贫困线标准,不及既得利益者享用的一餐饭、一条烟、一瓶酒。
    街头扶起的老大爷说“谢谢你”之后,还要补上一句“放心吧,我不会讹人!”
    愤青还在以反对日货之名砸同胞的财产,城管还在以美化城市之名砸摊贩的生计。
    道德律在书本里,榜样在电视里,国土在肺里,爱情在房产证里,美丽的动物在锅里,幸福感在梦里。

    我们是否有理由绝望?——

    报复社会的人和精神病人冲进小学和幼儿园,杀我们的孩子。
    地震空难水灾旱灾此起彼伏,矿难频繁得甚至来不及哀悼,或记住死难者的名字。
    贪官继续落马,仿佛源源不绝;情色日记曝光了他们为何而忙,公帑因何而费。
    关系成了利益的通行证,利益成了关系的座右铭。
    你想换个环境,发现各有各难处;你想改变社会,但谁是社会?

    我们是否还有理由感动?——

    微博上万人转发寻人启事,全国亿万人以行动支援与己无关的灾区。
    数以百万计的志愿者,小白菜和绿羊羊,为城市的荣誉甘当幕后义工。
    白菊花在上海胶州路汇成花海,十万市民坚定地鲜活着逝去的生命。
    老师在乡村为孩子们坚守,老百姓在民间自发地见义勇为、救死扶伤。
    还有数不尽的爱,在人际传播;微笑,拥抱,温暖的言词,早安和晚安。 


    我们是否有理由希望?——
    我们都不想做压垮弱者的最后一根稻草,我们能做垫起公民社会的其中一块砖。
    我们亲眼目睹来自社会全体的活力,使一个积贫积弱的国家迅速站了起来。
    我们依稀记得自己的理想,不是为了活着,而是在社会中实现自我,如明光照耀。
    我们点击的表情符号,并非只有愤怒和哭泣,还有喜悦、赞美和加油。
    我们不一定有坚定信仰,但有基本信念,即:这世界及绝大部分人值得我们善待。
    2011,我问你:这个世界会越来越有希望吗?

  • Stephanie Xu
    Stephanie Xu wrote:

    可能.....................

  • Da Fan
    Da Fan wrote:
    当一个不怎么公平的国家的非既得利益者们抱怨不公平的原因只是因为他们自己是非既得利益者却不是既得利益者,而并非深刻地认识到这个制度和体系过于傻逼而需要改变时;当他们抱怨,以至于可能的抗争,甚至革命的最终目的基本上只是为了把自己变成既得利益者时,我实在是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全民犬儒的年代,慢慢来吧,只能看运气了。
  • Xiao
    Xiao wrote:

    我觉得有了这个网站上忧国忧民的网友们 国务院省大心了

  • Albulena Imeri
    希望还在, 明天会好。 越失望,甚至绝望的时候, 哥告诉自己。
  • G
    G wrote:

    今年最佳春联: 上联:房价涨.地价涨.油价涨.电价涨.水价涨.粮价涨.肉价涨.蛋价涨.菜价涨.药价涨.这也涨.那也涨.怎一个涨字了得.涨了还涨。 下联:上学难.参军难.就业难.买房难.租房难.择偶难.结婚难.育儿难.就医难.养老难.男也难.女也难.看世间难字当头.难上加难 横批:活在中国

  • G
    G wrote:

    上是一定要上的,问题是谁上的谁

  • Bobo
    Bobo wrote:

    楼主的信 太给力了

  • G
    G wrote:

    Yang:这相当于被上了。

    QQ:这个,有些时候是一辈子被上的。

  • 微笑的Min
    微笑的Min wrote:

    我们是否有理由....

     

    叛变

  • G
    G wrote:

    无论精英或草根,当今中国人须自问,这份日子还能不能过下去。没有均富与平权,包容与兼容,谁在中国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文/肖锋

    1978年中国经济面临崩溃,中国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上。时隔32年后,中国道德面临崩盘,中国站在社会伦理的转折点上。

    中国下一个30年的关键词必定是均富与平权,包容与兼容。QQ和 360大战以恢复兼容收场。没有兼容精神的互联网不是好互联网,同样,一个不包容和兼容的社会也绝没有好下场。

    GDP不再是一块遮羞布 

    全球最幸福国家排名:丹麦等北欧四国进前5位,中国大陆位列第125名。该项“盖洛普世界民意调查”(2005至2009年),调查来自155个国家及地区数千名受访者,评出各自生活满意程度,从“生活如意”到“处身逆境”及“饱受折磨”。

    是否“处身逆境”或“饱受折磨”,各自表述,但“纠结”肯定是中国人当前的普遍心态。中国有夸耀于世的GDP,尤其在今年荣升全球老二之后,然而与其他新兴国家比,中国的GDP并不直接带来幸福。靠低福利,靠高污染、高能耗透支后世子孙得来的GDP,只会导致“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问题”(温家宝语)。

    目前的中国人是世界上最着急、最没耐心的人。有国家高速发展的原因,但更主要是生活压力大所致。

    中国有2000多万精神病患者,潜在症候群多达1亿以上。社会神经绷得太紧导致悲剧频生。富士康连环跳,校园惨案频发,世博盛景和亚运激情并不能冲淡 2010年整个社会的焦虑。

    今日黄历吉凶:运气好,宜出行。送给全国小朋友们:“亲爱的爸爸妈妈,我今天安全地回来啦……”这是郑渊洁的戏仿,更是社会的隐痛。如果一个社会流行劫杀儿童,无论它办什么盛事都难称“盛世”。

    经济学家陈志武的命题挥之不去:为什么中国人勤劳而不富有?这才是富士康连环跳问题的根源。为什么千千万万人只能做GDP机器的螺丝钉,一天工作12 小时收入却少得可怜?

    在取得举世瞩目的发展之后,有谁计算过中国人付出了多少制度成本?

    温家宝曾说:“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19世纪是耻辱时期,20世纪是恢复时期,21世纪将成为展现我国风采的时期。”国民的风采比国家的风采重要得多。没有国民的安康,岂有国家的安定?以人为本,以国民为本,而不是以国家面子为本。

    一个个体深感失败的国家难称大国 

    中国是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国家崛起带来的自豪感,近年来正被无处不在的失败感冲淡。


    在民众感慨物价飞涨之际,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刘福垣称,中国不存在通胀,就算涨40年也赶不上美国的物价。中国要想成为强国,非得是“三高”:物价高、人价高、钱价高。网友们“闻之胆战心惊”。

    政府有关机构公布的CPI难与现实生活相符。豆你玩、蒜你狠、姜你军、糖高宗,中国特色的通胀正蚕食民众的钱袋和幸福感。

    中国房地产学会执行会长陈贵称,要用高房价控制北京人口:“北京这样一个城市,想要兼顾富人、穷人、北京人、外地人各类人群的利益,是绝对不可能的。”新浪调查结果显示,58.6%的人不同意,但仍有38.2%同意。所谓既得利益者,就是先上车的人不想再让别人上车。

    国家电网公司在全国660个城市的调查显示,有6540万套住宅电表连续6个月读数为0,这些空置房足以供2亿人居住。这些空房如何而来?每一套空房背后都潜藏着一个难以告人的秘密吗?房价正消磨一代中国年轻人的志气,他们不再有所谓人生理想。

    中国的中产正沦为伪中产。他们从“敏感中产”被逼为“愤怒中产”,而“平和”本应该是这个阶层的普遍描述。他们在网上的言辞正日趋激烈或无助感。

    中国500家最大的民营企业的利润加起来还不如两家最能赚钱的央企——中国移动净利1458亿元,中国石油净利 1033亿元,两者相加已经超过这500家民企的净利总和。中国的民企老板也有相对剥夺感:“我不是既得利益者,我只是努力挣点钱,养家糊口,我们真是不容易啊。”挫败感令他们选择移民。

    一些垄断集团不过是打着国企的名义行私利之实。这些年,“企业家精神”或“创业精神&rdquo&#

  • G
    G wrote:

    一些垄断集团不过是打着国企的名义行私利之实。这些年,“企业家精神”或“创业精神” (Entrepreneur-ship)正在流失。只有企业家能够在不确定的环境中探寻机会和创新,打破现状,寻求发展,这才是中国经济的希望。

    中国官民比例是日本的27倍,行政管理费用是美国的3倍,印度的4 倍;用于教育、医疗的费用是日本的1/6,是印度的2/5;工人1 小时的收入是德国1/37,是美国的 1/27;三公消费2009年达9000个亿(以上为2000年数据)。近年财政收入连年两倍于经济增长和居民收入增长,而政府仍缺钱发债券,仍是土地财政。如何建设一个人民养得起的政府?

    在中国三四线城市,最排场的建筑不是法院、检察院就是公安局。但堂皇的大楼不等于堂皇的工作,并不能阻止冤案频发和弱势群体上访。

    时过32年后,我们不得不问,谁是改革开放的既得利益者?精英联盟是如何产生的,寡头通吃是如何发生的?权贵阶层的大言不惭是如何说出口的?

    经济学中有个著名的纳什均衡:所有参与者利益得到权衡之后,总能找到综合结果最优方案。而这些年的情况是,只有利益集团利益最大化,其他阶层均有不同程度被剥夺感。

    一个两极对峙的社会难称和谐社会 

    形势大好,人心大坏。权贵者专横跋扈,草根者百般恶搞,这似乎是当下社会的对拧局面。社会学家孙立平管这叫“社会溃败”。社会溃败可以是表面光鲜却内心腐烂。

    “10万以下的车不能在北京上牌照了,外地低收入、低素质和低学历等群体数量不能再增加了。”你可以骂言者脑残,但他却道出既得利益者的心底话。一位县委书记向学者于建嵘大喊:“发展就要强拆,不然你们吃什么?”

    从1993年到2006年,群体性事件从8,709起上升到了90,000起,近年来都保持高发态势。

    清华大学社会学孙立平课题组称,目前政府是花钱买稳定,民众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报纸上人们看惯了跳楼讨薪、持刀讨薪、聚众下跪式的“闹事”,反腐则靠二奶造反、小偷行窃、内部互掐。这不是“维稳”的长久之计。而新思路是:利益表达制度化,实现长治久安,即人人有说话渠道。

    中国式解决之道就是把事件搞大。抗拆不成就上访,上访不成就自焚。提价不成就施压,施压不成就闹油荒。无论钉子户还是中石化,都选择了“把事情搞大”。一个公平、公开、公正的讨价还价的平台,离中国人尚远。

    八十高龄的经济学家茅于轼撰文称,中国一半多人口还处于文革状态。我们理解老先生的悲观,因为在现实社会中你能看到太多文革式的手法。和谐社会,岂可轻言?

    精英与草根和解的可能 

    一个人,一个公司,一个组织,如果失去制约,必然导向恶。天道是损有余而补不足,逆之则必遭报应。天道是提倡物种多样性和可选择性,竞争方有新生,垄断必致退化和消亡。

    权力集中,人心失衡,多数人怀有强烈的挫败感和绝望感就会油然而生,戾气油然而生。让无助者得助,让无力者有力,靠微博引发的微革命聚起变革狂潮尚需时日。

    精英与草根有和解的可能吗?答案或许是:靠双方的克制和良心发现。

    4月某一天云南省委宣传部长伍皓在人民大学演讲时,遭网友撒五毛纸币抗议。伍皓现场未作反应,随后在微博上公开回应,要让体制内外“形成良好的沟通和良性的互动”。这位在“躲猫猫事件”中出名的官员,一直站在舆论潮头,毁誉参半。但伍皓“扔钱门”提供了某种可能,某种希望,没有非要“把事情搞大”。

    民主法制是一种解决,打官司是一种解决。而另一种中国式解决方案,就是谈判或协商。有人会说,让既得利益者让利是与虎谋皮。仇富与仇贫都是斗争思维的变种。即是说,他们拥有同一个导师。

    真正的中国模式是乡土社会的解决之道,乡里人情的破坏,是中国之乱的根源。比如,中国的居委会重调解,李泽厚先生称这就比西方好,西方夫妻吵架,各找各的律师去,而中国则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中国讲爱跟西方不一样,中国讲亲子之爱,父母亲对儿女,儿女对父母亲。中国讲的是恩爱。

    李泽厚建议,把中国传统思想,特别是儒家思想里的政治学这一套抽离去,只留下伦理。而当下中国是个缺伦理也缺价值观的社会。

    但中国模式有一个前提,就是必须要建立在社会公正、政治昌明的基础上。否则和谐社会就成了和稀泥社会。民主法制为本,中国伦理为用。

    向现代社会转型,打破“

  • G
    G wrote:

    向现代社会转型,打破“两暴怪圈” 

    有一种简单比喻,中国历史上是“两暴文化”:一个叫暴君,一个叫暴民,轮流坐庄。暴君对大众压榨得太厉害,原来的顺民就成了暴民,揭竿而起,取而代之。暴民掌权后不消多久,自己也成为暴君。于是,就形成了“暴君压迫—暴民起义—新暴君诞生”的循环。这种“打倒皇帝做皇帝”的历史在中国重复了几千年。

    吴敬琏在《财经》上称,中国的希望在新兴中产阶层,他们是社会稳定力量,讲改良,不推翻。使中国有可能走出“打倒皇帝做皇帝”的怪圈。

    而现实情况与老先生的愿望相违,中国中产正在塌陷,中产正由“敏感阶层”转化到“愤怒阶层”。社会学家李强呼吁国家不应再剥夺中产者,只有到2040年一个现代型民主社会方可达到成熟,而目前中产阶层还很脆弱。

    当然,中产自身不乏弱点:一是利益自觉不够,二是公民意识缺乏。有些人走捷径,个别地解决问题,结交官府、取得政策优惠,在权贵的大锅中分一小杯羹。吴老提醒说,如果不能把国家的体制搞好,个人的改善是完全没有保障的。

    知识分子是变革的喇叭手。权贵最惧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是这个国家的免疫细胞。如同白血球帮助身体抵抗传染病和外来细菌。

    当然,对中国社会转型影响最大的还是权力精英。然后是“男三号”中国企业家。慈善将使整个民族转运。胡润百富榜表明,中国拥有 10亿元人民币的有4000多人,其中200多位富豪个人资产达到100亿元——据前民政部王振耀司长估算,中国只需2000亿就能基本解决贫困和收入差距过大问题。

    联想掌舵人柳传志在2006年说,让社会空气湿润一些吧。市场经济的基本逻辑是你如果想要幸福,首先要让别人幸福。让仇富者停止相互攻击的最好办法就是慈善。“杰夫,有一天你会明白,善良比聪明更难。”这是亚马逊总裁贝索斯的祖父对他的教诲,可拿来共勉。

    中国需要外压,以对抗内耗。中国人在没有外敌的时候能否团结?毕竟,中国人内耗,有着悠久的内耗历史。

    当今中国人须自问,无论精英或草根,这份日子还能不能过下去。没有均富与平权,包容与兼容,谁在中国都不会有好日子过。无论你如何苦练成功学,如何大喝心灵鸡汤,都不能让焦躁不安的心灵安分。无论你是好日子是坏日子,社会整体心态不调过来,会有一天来个总清算。

    中国社会进入一个非常调整时期,一个盛与衰的节点上。拉长历史视角看,历史进程进入弯道,最危险的时刻不需要速度,需要克制与调整。

    “在这个充满仇恨的世界里,在这美好的世界里,让我们善待他人。”这是今年114岁人瑞布罗伊宁对世人的告诫,拿来与同胞尤其是既得利益者共勉。

  • Tina
    Tina's猫 wrote:

    小心说话---

    说不定什么时候你的手机就被监听了,说不定什么时候你就被押到小车里了,说不定什么时候你就被关进黑监狱了,各种黑......你奋力挣扎,别人给你灌一碗迷魂水,你拼命抵抗,别人给你链到桌脚上,你说不能放弃,都抵抗了这么多年了,但是一次又一次地却又被关到精神病院,各种治疗。你不服输,拎着那反复复印,多份拷贝的行囊又开始北上,风呼呼地吹着,你的腰都直不起来了,你的手都冻僵了,但是你还是忍不住地问了我一句:请问***机关坐什么公交怎么去? ----有感于2011年1月14号某处

  • Mikky
    Mikky wrote:

    。。。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骨感的现实

  • Mikky
    Mikky wrote:

    呵呵,谢谢Andy lou

  • Tina
    Tina's猫 wrote:

    ur,想堵BBC的嘴有点不现实,自己国家都堵不住他们的嘴

  • Albulena Imeri

    楼主很赞很deep.

  • G
    G wrote:

    我们的幸福

    陶卫红

    重庆商报

    昨天清晨,2010年的最后一个早晨,新闻播放着来自全世界的消息:美国纽约肆虐了多日的暴雪终于休息了,纽约市深到膝盖的积雪也在72小时后得到清除;俄罗斯莫斯科的机场开始恢复正常运行,被困的人们终于可以回家过新年;但与此同时,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的洪水还将持续,政府正在呼吁救援受灾的人群;英国的流感患者数量大幅上升;墨西哥边城因黑帮火并沦为死城,十万人逃亡……

      2010年最后一天清晨,中国重庆。南岸到大坪,上班的路很畅通,车内很温暖。尽管是隆冬,沿途的大树依然葱茏。一种感觉油然而生:生活在重庆,生活在中国,真的很幸福!

      2010年的中国人是感受了幸福的。

      上海世博会让数以千万计的中国人不出国门,体验了一把世界风情,感受了世界尖端科技,也使中国人生长出更多骄傲和自豪;广州亚运会的开幕式,除了惊艳,还是自豪,所有中国人的自豪!天河一号成为全球最快的计算机;我国粮食连续第七年增产!与此同时,我们也没有忘记中国的灾难,没有忘记在玉树和舟曲灾难中遇难的同胞,可以告慰他们的是:家园正在重建!当然,最令中国老百姓欣慰的是:国家的“十二五”规划已经出台,缩小贫富差距,进一步提高百姓生活水平成为关键词语!

      2010年的重庆人是幸福的!

      这一年,曾经的“雾都”重庆人,感受到空气更清,天空更蓝,在干净的天际线下,城市容貌一新,周围绿树成荫;这一年,重庆人在交巡警平台的伴随下,体会到平安就是幸福;这一年,重庆率先在全国推行公租房建设,让“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愿景,从纸上走到了现实;微型企业得到了发展最佳的机遇;乡镇和社区的公共卫生服务条件得到极大改善;这一年,重庆250万农村老人领“退休金”,“老有所养”不再是一种期待;这一年,大批的留守儿童实现了他们的童年梦:第一次到动物园看动物、第一次进酒店吃自助餐,第一次到科技馆……这一年,无论端午还是中秋,所有的困难家庭都能够收到那一份心意,温暖而真挚!

      一切都是围绕“以人为本”,一切都是民生,都是民心!

      很久以前有一首歌词,说到“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相信2010,百姓心中已经秤出了分量,秤出民心民愿民意!重庆已经走上了一条崭新的道路——以民生为动力的发展之路。改善民生,就是在“积德”中发展经济,就是人民之福、百姓之幸,也就是我们经常讲的那个最大的宗旨——为人民谋福祉!

      幸福是什么?幸福就是我们身边的一棵绿树,是天上那一抹纯净的云彩;是孩子脸上无邪的笑,是老人身上温暖的衣;幸福是我们对生活的信心,对未来的期盼,幸福就是那一份份珍贵的付出或者收获!

      2011,从今天起航。在刚刚荣膺“幸福城市”称号的重庆,幸福的人们微笑着开始新年,每一个人都有一份心愿。我们相信,这些心愿在重庆大马力发

  • G
    G wrote:

    动机的带动下,在以民生为动力的发展思路和实践下,幸福的“蛋糕”会越来越大,共享“蛋糕”的人会越来越多,所有的,所有的心愿都能够实现!

      生活在这个世界,这个国度,这个城市,真好。

Please login to post a reply to this thread.

WeLiveInBeijing

WeLiveInBeijing.com is a social community for people living in or traveling to Beijing.

Powered by: Bl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