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ssion » Nonsense » 猎人与诗歌

  • 显显
    显显 wrote:
    猎人与诗歌 文/显显 勿需掩饰,每一个男人都喜欢美丽的女子,而那些灼灼其华,光芒四射一眼辨识的女子显然不是审美的至高境界,因为她们大多不值得花时间去观察本来就缺失的细节。目标还是题材属于猎手与诗人的细微差别。 只有那些在一群人之中容易被忽视的人才最有可能激发隐秘的审美活动。她们拥有容易被忽视的外貌、容易被忽视的衣着、容易被忽视的发型、容易被忽视的肢体语言和声音语调。然而当仔细审读的时候,即刻就会发现:任何一个细节都是那么的精致和完美,发型不至于精致得让人难以靠近,衣着干净而具有考量颜色搭配、肢体的运动透露着纯真的健康的肌肉本能、音调不至于打扰别人而能引起足够的注意力,更重要的是任何一个局部都潜伏着未被开垦的美景。我敢说这是高境界审美活动。 而要能在人群之中探索到这样审美,你就必须是一位敏感的人,是关注细微事物的人,是一位艺术家或诗人;必须冒险成为化石,必须是一位魔鬼和天使;是一位自我卑鄙又从卑鄙中逃脱的人,是一位自我邪恶又从邪恶中突围而出的人,是一个自我死亡了又能重生过来人。 只有那些粗俗的男人才会去追求近乎兽性的发挥,而诗人从不执着于此。我宁愿花时间是回忆那些美妙的秘密的审美时刻。就像是不知名的野山花的香味,她们不断地被回忆而又不能描述是哪一种淡淡清香,唯一能确定的是秘密的审美就是重获一瞬间的新生。为了那片刻的宁静而完全放弃了兽性与美感的矛盾,使人心之清泉在此高境界中完全地复兴。这种清泉就是可以化解一切人间悲剧的力量。哪怕一丝的杂念都冒着做回魔鬼的风险。 许多年以后,当我在初秋午后的阳光下回忆自己的青春,我一定会因为没有放弃追寻美好事物而沾沾自喜,会因为没有在成为魔鬼的机会中迷失天使的心态感到涓涓的宁静,会因为陶醉于平淡无奇的生活中寻觅隐秘诗歌而停止老去。
  • 申琪 Annie Shen

    野白合也有春天

  • Amalie Sæverud

    闷骚之人常有 而诗人不常有

Please login to post a reply to this thread.

WeLiveInBeijing

WeLiveInBeijing.com is a social community for people living in or traveling to Beijing.

Powered by: Bl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