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ssion » Nonsense » 表表我们芮老师的八卦

  • Yuki Inés
    Yuki Inés wrote:
    ZT from 开心网
    我代表我自己,说几个芮老师的八卦

      1 耶鲁那个被他吹得神乎其神的world fellow班,组织了一次东亚论坛。中日韩三国代表齐聚,芮老师那回真的代表中国。

      日本的fellow讲的是中日贸易问题,韩国代表讲的是朝核会谈。

      芮老师站起身,从容不迫地说,“韩国,我喜欢,我喜欢你们的泡菜。日本,我也喜欢,我喜欢你们的寿司。正如我一个非常好的朋友,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说的......”

     听到这里我不得不离开了,因为他代表中国坐在台上的时候,我实在是没脸被他代表着坐在台下。

     

    2 芮老师来了以后组织了一个论坛,说是要纠正耶鲁的老外们对中国的偏见。奇怪的是这个论坛的工作语言是中文。据芮老师说,他最看不惯的就是迁就美国人,处处 讲英文。芮老师说,他们要了解中国,他们要纠正偏见,他们就得来听中文。芮老师还说,中国人起英文名字就是崇洋媚外,像我芮成钢,到哪儿都是芮成钢,就连 我采访我的好朋友,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和我另外一个好朋友,那联合国的啥啥时,他们都叫我成钢......芮老师还想说的时候,有个女孩子弱弱地说,“对 不起,芮老师,我叫李曼, 每次做实验,同学都说,what's up Man? how's it going, Man?" 请问我该怎么办?” 芮老师就没再说啥了。

     

    3 有个legal reform论坛,来了一位中国的人权律师。那位先生绝非愤青,把中国的法制改革进程说得十分详细客观,既说到了问题,也说到了进步。Q&A的时 候,芮老师第一个举手发言,问道:“我有几个问题,第一,您的这些研究成果,您向中央领导人反映过么? 他们怎么说的?”......当时的场面,呃,十分欢腾

     

     

    4 有个社会学的教授办了个午饭讲座,某次有个嘉宾无法出席,芮老师主动请缨,要给大家讲讲中国的媒体问题。很自然地,一个同学问,“请您给我们讲讲媒体审查的问题”。很自然地,芮老师惊讶地答,“中国哪有什么媒体审查?这是偏见!”

     

     

    5 芮老师是个正义而儒雅的人,把星巴克从故宫赶走,他功不可没;张斌胡紫薇闹着的时候,他发博谴责不道德的人。我真喜欢他冲在风口浪尖上的红小兵范儿,直到 韩寒骂他太爱代表的时候,他悄没声儿地关闭了博客评论功能,死死地不出来回应。我才明白了一个道理,原来芮老师是个如此懂得进退的人,很多时候他能代表国 家,也有些时候他连自己都不敢代表。千年王八万年龟,原来是这么来的

     

    6芮老师走了之后,央视又送来一个董老师。董老师很谦虚,实诚地跟人家说,“对不起,我英文非常差,很多话说不好。” 耶鲁的教授也很实诚,认真地对董老师说,“没关系没关系,现在我明白了,会不会说英文,完全不重要。” 这些年来,我一直都觉得这是我听到过的一句比较厉害的骂人话。同时我认为,这句话高度概括了芮老师的人生。

     

  • Da Fan
    Da Fan wrote:

    俺只想说,从“古”至今,国际话语权,从来都是实力说话,胜者为王,从来没有过弱小的一方在话语权上长期占主导地位的,任何媒体的力量,也仅仅是基于其背后力量的正态分布波动罢了。我相信世上确实有很多“universal truth”,现状是,我天朝在诸多方面确未达到universal truth要求,但并不是说一无是处;传统话语权国家或许达到了universal truth的要求,但却在对其肆意扩展和滥用。国际力量制衡在变化,话语权力量制衡自然也在变化,但多少有些滞后。传统话语权国家的媒体自然还是老一套,而且渐渐失去了原有的“由本质到现象”的分析能力(类似于一个缪赞的产生原因可能并不是其来源的阴谋设计,而是其来源确已全身心不加分析地相信了自己的偏颇,同时幻想自己已经进行过了不偏颇的细致分析);而新兴国家,很显然,正处于不自信和过自信的尴尬中。我个人还是认为,矮子丛里拔将军,过自信起码比不自信要强一些,起码代表着进步的方向,毕竟你很难要求一群长期不自信的人突然就能平和沉稳地自信起来,所以带有强迫症的所谓过自信,确实也是必经阶段。这种过自信是否应该批判,确实应该批判,但它不应由那群长期不自信的人去批判,而是应该由真正拥有平和沉稳自信的人去批判。很可惜,虽然我相信国内媒体中有拥有平和沉稳自信特质的个人,但确实没有发现有这样的群体。于是,虽然我觉得芮同学很一般般,但有国内媒体批判他,我还是首先持有怀疑态度。这就好比说,我并没有觉得韩寒同学有多高明,但在当今这个吊环境,有人煞有介事的批判他,我首先持有的态度还是,这个批判者到底行不行。当然了,还是之前那个意思,我确实也没觉得传统话语权国家的媒体有多高明,相反,他们也很没水平,只不过没水平的方式不一样罢了。随着背后支持力量的增长,媒体风格大体会经过1,没自信;2,过自信;3,平和沉稳地自信;4,盲信 这四个阶段。大家都喜欢媒体都是3的风格,这样,即使有不同意见,也可以平等讨论。可惜现状是,我国媒体充斥着1和2,同时1和2互相还看不起;而西方媒体却充斥着4,同时4们往往还打心眼儿里幻想着自己是3。当然,对于一个力量占优的势力,其媒体展现出4的特质往往还有很大的好处--他们需要的并不是去尽量客观公允地评价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他们需要的仅仅是不断向力量不占优的势力媒体强化他们的事实劣势就好了,使得力量不占优的势力的媒体更长时期地处于1和2互相争斗的状态。这又好比是,当一个公司处于垄断地位的时候,它很难不去利用自己的垄断优势。就算公司上下一心,想着自己还是要公平地参与市场竞争,但结果往往还是,抱着良家的心,行着婊子的事儿(或许跟现在的美军有点儿像~)

  • Yuki Inés
    Yuki Inés wrote:

    俺只想说,一切对人类行为或者行业特点带有1234点总结,我都抱有怀疑态度。

     

    不过芮老师确实是媒体界的一类人物,此类人物占绝大多数。

  • Da Fan
    Da Fan wrote:
    所以哥早就告诉过你,人,是不可信的。我们要尽快造出天河N代计算机,然后静静等待2012年,等待它,这台机器,终于有了意识,然后,我们就乖乖地服从天网统治吧~

Please login to post a reply to this thread.

WeLiveInBeijing

WeLiveInBeijing.com is a social community for people living in or traveling to Beijing.

Powered by: Bl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