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ssion » Nonsense » 《无爱记》节选整理。黄碧云这个女人,真是,让姐严拧。

  • 爱米粒Emily
    爱米粒Emily wrote:
    我也曾想过

    问天求索 问天何以承 地何以托 此生悠悠忽忽 终何以索

    我也曾想

    日不经老 月不经汐溯 流星留连片刻 石头断裂 终腐之身 岂可轻言爱

    我也曾想过

    执子之手 承子之身 随子之影

    以我血为子之醉饮 我灵为子之亡魂 一生之悠长为汝之一瞬

    也曾想

    生之细密无光 筛谷只留壳 糟糠隔夜成馊酸 终必成蚀

    也明知

    心旧如故 衣陈烂如泥 日日倦容相对 岂能朝朝明丽嘉好

    也说

    只影无双 多木不成森 此生只有一纵是两身 共卧奇身难成偶

    所以

    虽然我也曾想过 长久种种 不可终日

    在夜尽之前 曾有圆舞、密语、低眉、浅笑、静默、秋凉

    直到地尽将我们风干

    人潮卷没 谁也不曾埋葬谁 无所谓杀

    然而

    我们隔土静听 犹记起细弱之身 曾经有所承诺 有所欠缺
  • Yuki Inés
    Yuki Inés wrote:
    [我去找你那天,是四月二十五日。我将那天的日历纸撕了下来,连同你写给我那张,上面有着你的姓名地址的纸条,夹在小红书里面。--我所能有的,只是那么多。我连你一张照片都没有--我不是你的情人,虽然我给你写着极为缠绵的信。]

    「我不是你的情人。虽然我们曾经那么亲密接近,互相了解身体。」
    =============
    我操,黄碧云,登时我的眼泪就下来了。

    不过,我现在想用另一个人的话来回答,可能我现在真的老了,老得只能看川端,只能停留喘息和静默,在激情面前,是这段话:

    [你直觉A不会来了──自始至终你都没相信她会来对不对?
    ──她比较像三线道的那些茄冬,比较像坂本久悠扬的口哨,
    比较像曾经的很多个夏天,
    你们相约在火车站前,你等她的时候多,
    烈日当空照得你一无所觉,

    心脏太新,

    血管够韧,

    汗水湿透前胸后背都未有任何异味,
    那时天人还未五衰,你是四条大桥头四时不动如清凉地的巡旅僧,心如止水。]

    你说的黄碧云,我回你朱天心。

  • 爱米粒Emily
    “楚楚想二十年的婚姻生活,如果让她明白了什么,竟然就是可有可无。这时她心头一霎:忽然明白,母亲说死了都不要和阿爸合葬的意思。不是不爱更无所谓厌恨,只是可有可无并且已经够了。”

    这句话最近总是想起,真是挥之不去。黄碧云,你赢了。

    回应朱天心,古都真是写得很漂亮的。
  • G
    G wrote:
    两位姐又共鸣了,思想上又弯了。

Please login to post a reply to this thread.

WeLiveInBeijing

WeLiveInBeijing.com is a social community for people living in or traveling to Beijing.

Powered by: Bl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