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ssion » Current Events » 真的无奈了

  • Candy Q
    Candy Q wrote: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M5MTc3MDg=.html
    有懂法律的么?请告诉我:
    在中国,“强奸14岁女性,没有人证”,真的不能追究刑事责任么??
    从上到下嘴脸可憎。
    受害的女孩儿,除了忍气吞声,又能怎样?!
    除了以暴制暴,那个女孩儿究竟怎么能向判不了刑的罪犯么讨回公道?!
  • G
    G wrote:
    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法律问题。
    此外,你看看河南洛阳判的那个强奸案,那才叫杯具。
  • wrote:
    你是说因为强奸“大树”被判刑吗?
    所以薄熙来多几个是好事,呵呵
  • G
    G wrote:
    不是~~~什么是河南,让你看看~~~

    核心提示:河南洛阳市一女子因为太漂亮,在被强 奸时,不主动配合强 奸,导致强 奸者生 殖 器官折断,因失血过多而身亡。昨日洛阳市洛龙区法院审结此案,判决该女子构成过失致死罪,缓刑3年,并赔偿被害人江某家属经济损失8.8万元。


    3月26日电 该女子在被施 暴时,因不配合强 奸而导致对方身亡。昨日,洛阳市洛龙区法院审结了这起“不配合强 奸致死案”。本是健康快乐的宋丽,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执行。

    2009年2月31日22时,洛龙区关林镇一女青年宋丽加完夜班后,单身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被刚吃过宵夜喝过酒的公务员江某盯上,江某按住宋丽的嘴将她拖到树林深处实施强 奸,宋丽在被强 奸的过程中没有配合江某,导致江某生 殖器官折断,在明知李某喝酒有醉意的情况下,也不及时打120求救,导致江某失血过多而死亡。

    2010年3月26日,洛阳市洛龙区检察院向洛龙区法院提起公诉,指控宋丽犯有故意伤害罪。

    公诉机关认为,宋丽明知自己的行为会造成他人身体上的伤害,却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最终造成他人死亡的后果,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

    宋丽的辩护律师认为,宋丽由于天黑加上慌张,没有发现强 奸者受伤,更重点的是宋丽当时是处 女,事后发现身上流的血以为是处女血,在不知道**者的受伤的情况下,所以错过了救人时间,加上强 奸者事前服用伟 哥(法医鉴定书标明),兴奋过度而忘记了流血,这是强 奸不慎致死,所以宋丽在主观上并没有故意伤害江某。

    法院认为,被告人宋丽应当预见强 奸者江某可能造成“一日二变”的结果,可宋丽在被奸时因疏忽大意没有预见,导致江某死亡,如果宋丽在被 奸后及时报案,派出所出警也能及时发现李某受务,能及时的抢救过来,但宋丽不相信公安机关,为自己的名声着想而迟迟不愿报案,像江某这样一位优秀的GCD公务员、改革先锋者,就这样离开人世,是洛阳政界的一大损失。宋丽的行为应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另外,鉴于被告人宋丽在案发后认罪态度比较好,同时,被告人积极进行民事赔偿,已取得被害人家属谅解,有悔罪表现,故从轻处罚。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 wrote:
    呵呵,这个,从常识判断,是有点荒谬,难道是“公务员”所以如此判罚?
  • G
    G wrote:
    匪夷所思啊~~~中原大地~~~
  • Minger
    Minger wrote:
    Sun,你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外国人常骂中国吗?
    不过,美国也有类似荒谬的案例……
    最后就说我还是十分赞成法院的判断,因为法院属于党,而党无敌。
  • wrote:
    莫名,

    你知道我为啥不允许外国人骂中国吗?
    因为除非你也是中国人,但是也不能骂,除非去做事情去帮助这个国家。

    我也赞同法律判决,因为游戏需要规则,不管这个结果是不是荒谬的
    就和美国著名的辛普森杀妻案件一样,美国全国都知道他用钱买了律师保护自己

    不过不是所有中国人懂得游戏规则,因为这个国家潜规则太多,大家太习惯了。
  • Albulena Imeri
    1)第一个在辽宁的案件很恶心。

    2)河南洛阳市的, 我没有找到新闻线索。 但我觉得太荒唐了, 可能是假的。

    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144168454

    莫明:建设性的批评, 骂政府, 希望能让这个社会更公平,公正,是对的。
  • Candy Q
    Candy Q wrote:
    @sun, 我不同意。。。游戏需要规则是没错,但是规则太过荒谬的时候就应该改。。不然中国历史上也不会出现任何一起成功的农民起义。。比如案例中的女孩儿,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如果你是她的家人或者是她自己,你可能就不会这么释然了~~~

    @gao,大哥,你那个案例太荒谬了吧。。。首先折断就很蹊跷,你要说被她切断我还信。。倒数第二段的判罚听起来也太不靠谱儿了。。。
  • wrote:
    这不是你同意不同意
    你只是社会参与一员而已
    游戏规则只要对所有人一样就行了
    你别把概念放大,这么说吧,如果中国社会动乱了,这种新闻压根没人管,因为人性恶会更多。
    还有讨论别上升到情绪化,那没啥意义,我只能说为什么中国落后,就是因为这个国家天生一群人喜欢情绪化,做暴民的概率太大了,别以为暴民就能给你正义和公平。

    我对这个话题没兴趣了,我会和莫名继续吵架的,我会攻击他不应该批判中国政府,我要他踏踏实实的热爱中国和中国政府,呵呵
  • Candy Q
    Candy Q wrote:
    @sun,他批判中国政府就代表他不热爱中国和中国政府么?这帽子扣的有点儿大。。是个人都知道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新中国相比其他任何国家的任何时期都是值得人们骄傲的
  • Serena
    Serena wrote:
    这个我之前看过 靠 现在这社会 真是没有办法了
    腐败啊
    你说说这些人 真么那么不要脸了
    TMD 看了 只能生气 ╮(╯▽╰)╭
  • wrote:
    我说糖Q,你没看懂我说的啊
    我要彻底改造莫名的,以后你就知道了
  • Candy Q
    Candy Q wrote:
    无语了~~哈哈~~anyway~~
  • Da Fan
    Da Fan wrote:
    哥思索了小10年了,越来越想不清楚这个国家前进的方向,于是政治问题,往往通过扯淡略过...我现在也在扯淡,只是冒个泡儿,大家忽略吧...
  • wrote:
    Da Fan,

    一定要相信 历史决定论
  • G
    G wrote:
    越发危险的话题,小心被河蟹了~
  • Da Fan
    Da Fan wrote:
    你就是写本书,我也只会是批判性的看看,更何况你只说了个定义不明的term,怎么能就让我“一定要相信”呢,呵呵。no offense~

    我就看看,我不说话了...
  • wrote:
    我的意思就是我是打酱油的,不知道你是不是。
  • 哎呀
    哎呀 wrote:
    莫明, I support you. There is nothing wrong to criticize our government. The government is just a government. We pay the tax to hire a bunch of people to govern the country affairs for us. They are not our parents. They are our servants.

    There are some people on this website. They hate the foreigners to criticiz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but at the same time they endlessly say bad words of foreign countries’ governments. How hypocritical they are!

    Premier Wen Jia Bao gave the government report at the beginning of NPC meeting this month and in which he said the government would create the environment to let citizens to criticize the government, supervise the government.

    For those who said “do not criticize the government”, are you trying to say: “ Premier Wen, are you idiot? What’s wrong with you? Why should we criticize the government? We only praise the government, glorify the government. What’s your evil intention saying that in your report? Criticizing the government only makes this country unstable, only makes mob to organize roits? Don’t you understand that? How could you be so stupid?”

    If you dream into a world without any voice criticize the governments, GO TO NORTH KOREA, and live a life happy after.

    Good luck!
  • wrote:
    http://blog.ifeng.com/article/4702971.html
    压根不是批评不批评的问题,而是怎么提出批评并且解决问题,在那里每天打嘴炮高批评,我觉得和“文革”,没太大区别,没那个素养就别以为自己能解决很多问题,因为你没有承担那个风险的能力和智慧,自以为高明,其实祸害的都是一般老百姓。

    在中国的反对派远远多于国外,这种事实选择性的忽略,本身就说明有些人有问题。
  • G
    G wrote:
    我觉得,不用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这问题再简单不过。
    你设想,你去读书,班里面是不是会有玩得好的人扎堆,是不是大家会对一件事情有不同的看法,是不是会有方式方法让大家把意见表达出来,是不是可以选举小组长班长。这些,窥一斑见全豹。没必要在那里上纲上线的,至于吗?
  • wrote:
    我当然没上纲上线
    只是不喜欢把我说的“不批评政府”歪曲

    只是发一些事实,至少我知道中国反对派超过国民的的一半,显然的事实,为什么选择性的老以为自己是受迫害者呢?有趣得很。
  • 王小灰
    王小灰 wrote:
    亲爱的,我觉得一点点都不公平,我觉得那个坏人应该死。。
  • G
    G wrote:
    - Sun: 你们继续。本人高挂免战牌,我觉得讨论这个问题没有意义。唯有一个建议,不要想着去改造一个人。“改造”这个词,不禁让人联想起某些时光。此外,人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为什么A一定要求B的想法与自己保持一致呢?这又让人想起了金二爷。

  • wrote:
    看来讨论没对对题,你说的莫名,我说的别人,在这个国家生活这样一群人,自己不是美国人,但是处处按照美国人的思维和价值判断中国,我只是很不理解。(就和网上有人也喜欢有另外一句话说一些类似我这样的中国人:中国有那么一群人,本身生活在社会的底层,自身权利每天都在受到侵害,却具有统治阶级的意识,就是动物界也找不到如此低智的生物……”;但是这话需要考证到底是不是林语堂的原话,因为中国网络充斥太多的假消息)

    还有,你觉得我能改造别人吗?
    我只是要和莫名继续吵下去而
    他说东,我一定说西。
    他赞美中国,我就批评他不尊重现实
    他批评中国,我就攻击他不够客观
    如果他要加入中国国籍,我会说能不能把他的美国国籍给我
    如果他说美国国籍好,我会问他,你们国家为什么不开放移民?我要过去。

    诸如这样,呵呵
  • Minger
    Minger wrote:
    Sun, Maria,
    我觉得你们两个可能误会我的意思。我原来就是说一些外国人可能因为类似的事件会批评中国,但是我没有说我觉得那些外国人是对的。不仅是我自己觉得党做什么事都完美,而且我也觉得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星人,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批评中国政府。为什么?因为政府告诉我们我们不能批评政府,而政府是完美的,所以肯定没错。
    Sun,你为何要跟我吵?我觉得咱们俩基本上都同意…… And I legitimately understand why you don't like foreigners here criticizing China (besides for their own safety). That's why I made that thread "中国的好". Unfortunately it just turned out that we're a bunch of idiots and really don't like much about China. Oh well, I tried. :-p
  • G
    G wrote:
    两个斗气的小孩儿
  • 叮噹叔叔 (令狐叮噹)
    ...

    老孙我很直接的劝你一句...你还是不要考虑到外国读书了,你没可能熬超过一个月...
  • Albulena Imeri
    全面性:我觉得一些案例不能代表整个社会, 中国人民的生活(包括人权)是比历史任何时期都要高, 而且还是在逐步提高。

    我知道的大部分官员还是挺好的, 尤为印象深刻的是很多技术型官僚品德好和能力强, 和世界最好的有一拼。

    问题很多, 但在解决。 我对中国的长期乐观。
  • Candy Q
    Candy Q wrote:
    大跑题中的人们。。。中国的刑法到底是不是这么规定的啊?真的就不能追究么?
  • 哎呀
    哎呀 wrote:
    Candy Q, 物证早已消失,同时又没有人证,任何法律都不可能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判处嫌犯刑罚的。我觉得小女孩应该通过法律援助,向养老院及当地政府索赔,借助媒体的力量,这条路基本上是可以行得通的。至少物质上的补偿会让她将来的生活好一点。

    这样的事情在农村很多,确实很心痛。
  • G
    G wrote:
    Maira说得还靠谱点。
    其他人都不知所云,跑火车的乱弹琴的.....
  • Albulena Imeri
    刑事庭不行, 走民事.

    还有, 老男人说一句, 别把世界想的太美好, 有很多丑陋的东西. 这个案子在美国没证据, 刑事更判不了.

    Mr G: 我是严肃的啊.
  • Candy Q
    Candy Q wrote:
    美国如果这样的案子小姑娘告到法院法院二话不说就会逮那男的,然后才调查,然后他得付保释金请律师乱七八糟的,然后即使没有证据也及有可能输掉官司。
    跟中国是两个方向的极端,也会导致冤假错案的发生。
  • Albulena Imeri
    法学生或Law and Order 粉丝?
  • Minger
    Minger wrote:
    Oh yeah, I should mention that the US has much more ridiculous cases than OJ Simpson getting away with murder. I'm just a bit too lazy to look them up. I recall once a man made a sperm donation, and then was later required to pay child support when the sperm grew into a person and the mother sued him and won. I thought that was pretty ridiculous (Sperm donation is not a euphemism here. There was no intercourse and he was not in a relationship with the mother. They had a contract saying he would have no responsibility for the result of the donation. Should have done it anonymously).
  • Hanna Eriksen
    Hanna Eriksen wrote:
    高的这句话我是十分赞同的!不要去改造一个人,这是我前男友唯一留给我的东西.....但是他说得到却做不到
  • Hanna Eriksen
    Hanna Eriksen wrote:
    莫名同学说话我也反对
  • 爱米粒Emily
    Mr G wrote:

    2009年2月31日22时,洛龙区关林镇一女青年宋丽加完夜班后,单身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被刚吃过宵夜喝过酒的公务员江某盯上,江某按住宋丽的嘴将她拖到树林深处实施强 奸,宋丽在被强 奸的过程中没有配合江某,导致江某生 殖器官折断,在明知李某喝酒有醉意的情况下,也不及时打120求救,导致江某失血过多而死亡。

    2010年3月26日,洛阳市洛龙区检察院向洛龙区法院提起公诉,指控宋丽犯有故意伤害罪。

    公诉机关认为,宋丽明知自己的行为会造成他人身体上的伤害,却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最终造成他人死亡的后果,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

    宋丽的辩护律师认为,宋丽由于天黑加上慌张,没有发现强 奸者受伤,更重点的是宋丽当时是处 女,事后发现身上流的血以为是处女血,在不知道**者的受伤的情况下,所以错过了救人时间,加上强 奸者事前服用伟 哥(法医鉴定书标明),兴奋过度而忘记了流血,这是强 奸不慎致死,所以宋丽在主观上并没有故意伤害江某。

    法院认为,被告人宋丽应当预见强 奸者江某可能造成“一日二变”的结果,可宋丽在被奸时因疏忽大意没有预见,导致江某死亡,如果宋丽在被 奸后及时报案,派出所出警也能及时发现李某受务,能及时的抢救过来,但宋丽不相信公安机关,为自己的名声着想而迟迟不愿报案,像江某这样一位优秀的GCD公务员、改革先锋者,就这样离开人世,是洛阳政界的一大损失。宋丽的行为应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另外,鉴于被告人宋丽在案发后认罪态度比较好,同时,被告人积极进行民事赔偿,已取得被害人家属谅解,有悔罪表现,故从轻处罚。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在座诸位要注意细节啊的分割线===============

    zoom in,至,“2009年2月31日22时”。2月31日,2月,31日。
  • Yuki Inés
    Yuki Inés wrote:
    呵呵~MR G的是不是愚人节的新闻阿??2月31。

    PS,2009年3月强奸案,第二年才提起公诉,难道是死了一年没死清楚?
    =================
  • Yuki Inés
    Yuki Inés wrote:
    关于刑法,某位美国人曾经跟我说,他来之前特意查了下中国的刑法,跟14岁以上女孩发生性关系不算强奸,我当时也很震惊~因为我一直以为是18岁。在这点上,我国的法律比美利坚都要开放许多,应该让关注“女人”的孙晓梅代表去提一下~
  • G
    G wrote:
    哈哈,爱美丽同学还能看出来,果然是天朝教育界的精英。
  • Nadia Scheie
    Nadia Scheie wrote:
    感谢共产党啊~感谢共产党啊~~~大家高呼。。。。。。。
  • Minger
    Minger wrote:
    我现在把自己都搞糊涂了,在人家反对我说的话的时候,我不知道我到底咱不赞同他们。
    ~哈哈~
    感谢共产党啊!
  • 爱米粒Emily
    咳咳,是这样子的。有两个罪名需要搞清:奸淫幼女罪和强奸罪。奸淫幼女罪不是强奸罪,两者是两个不同的罪名,在定罪量刑上是有区别的。这两个罪以14岁作为在刑法上的分割点。

    奸淫幼女罪:
    跟14岁以下幼女发生性关系,刑法规定只要明知是幼女而与之发生性交的(这并不意味着行为人必须明知幼女实际年龄未满14岁,只要行为人明知对方发育尚未成熟,被奸之后其身心健康将会受到摧残,就可认定行为人已经知道对方是幼女,主观上也就完全具备了奸淫幼女罪所要求的主观恶性),而不论幼女是否同意,行为人是否采用了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只要有客观事实(双方性器官接触),就可以认定为奸淫幼女罪。犯本罪的,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强奸罪:
    构成强奸罪需要满足这么几个要件:一、客体要件---犯罪对象是已满14岁的少女和成年妇女。二、客观要件--(1)强奸罪客观上必须具有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使妇女处于不能反抗、不敢反抗、不知反抗状态或利用妇女处于不知、无法反抗的状态而乘机实行奸淫的行为。(2)强奸罪在客观上必须是违背妇女意志。违背妇女意志是强奸罪的本质特征,也是构成强奸罪的最关键的环节。也就是是否违背妇女意识和其发生性行为,是认定强奸罪的关键。三、当然还得有主体要件---年满14岁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男子,以及四、主观要件---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并且具有奸淫的目的。犯本罪的,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由此可以看得出奸淫幼女罪的定罪比强奸罪要简单的多,本案中由于没有证据证明行为人客观上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所以没有办法定罪。


    Mr G wrote:哈哈,爱美丽同学还能看出来,果然是天朝教育界的精英。
    怎么觉得您在骂我。。
  • G
    G wrote:
    爱美丽同学
    -嗅觉挺灵敏的,属狗的?
    -钻研精神可嘉,属牛的?
  • 爱米粒Emily
    @G先生,
    -不是,属龙的;
    -不是,学法的。
  • Børge Notkevich
    悲剧啊
  • G
    G wrote:
    爱美丽童鞋,
    - 伶牙俐齿,果然是学法的。嗅觉灵敏,懂政治,不会成为li zhuang流...这个,这个.....
    - 假设,你画了这个妆容上庭,一定可以雷到所有人。
    - 学法律的去教英语,一专多能,复合型人才嘞
  • 爱米粒Emily
    @G先生,
    您不如直接骂我吧,我哪儿得罪您了呢?
  • Candy Q
    Candy Q wrote:
    Emily, 你为什么一直觉得G在骂你啊?
  • 爱米粒Emily
    @糖糖,
    因为我嗅觉灵敏。
  • Candy Q
    Candy Q wrote:
    @Emily
    好吧。。哈哈,那就是我嗅觉太不灵敏,或者好久不用已经失灵了~~~
  • Da Fan
    Da Fan wrote:

    天朝法律的强奸罪受害者只能是姑娘,实在是太不公平了。时代不同了,爷们儿们也随时有受侵害的可能啊…

  • Candy Q
    Candy Q wrote:
    @dafan,你在黄果树让石头砸了?!要是我强奸了你你去报警么?!闹闹。。。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主儿。。。哈哈哈哈。
  • Da Fan
    Da Fan wrote:

    你要是只强奸一次我就去告你遗弃!哈哈哈。严肃的说啊,这块儿确实是空白啊。之前也听说过不少女老师勾引未成年男学生的,给小朋友的身心造成了严重的伤害…更重要的还不是女对男,而是男对男。在天朝如果哪个哥们儿让人给强行baoju了,都没处说理去~

  • Da Fan
    Da Fan wrote:

    你要是只强奸一次我就去告你遗弃!哈哈哈。严肃的说啊,这块儿确实是空白啊。之前也听说过不少女老师勾引未成年男学生的,给小朋友的身心造成了严重的伤害…更重要的还不是女对男,而是男对男。在天朝如果哪个哥们儿让人给强行baoju了,都没处说理去~

  • wrote:
    你们太淫荡了,唉
  • Candy Q
    Candy Q wrote:
    同意同意,完全同意。。教育也做得不好啊,小朋友们甚至大朋友们都没有保护自己的意识,完完全全任人宰割,法制和教育做得实在都太凄凉了。
    @sun,谢谢夸奖~~哈哈
  • G
    G wrote:
    爱美丽童鞋:想多了,就是贫嘴而已。

    糖儿:dafan说的是事实。不过,dafan被或者将被,这个可能是属于科幻小说的写法。

    DAFAN:据说贵州下雨了。看来您在那里没少受罪,才下这么点雨就把您激动成这样了。
  • 爱米粒Emily
    @大饭,
    是诶,都没有强奸男童一说,甚至连爆菊最多也就算个猥亵儿童,量刑上面过轻了。
  • Da Fan
    Da Fan wrote:

    我天天给西南祈雨,终于奏效了…只是之前刚离开帝都,帝都就沙尘暴了…

  • Da Fan
    Da Fan wrote:

    我天天给西南祈雨,终于奏效了…只是之前刚离开帝都,帝都就沙尘暴了…

  • Da Fan
    Da Fan wrote:

    是啊是啊,如果是成年人被爆,说不定连犯罪都够不上…

  • Candy Q
    Candy Q wrote:
    哇塞。。又长知识了~~原来在中国爆菊是受法律保护的?!
    樊哥你再求求上边,别老刮沙子了,恶心死了,差不多就行了,成不?
  • G
    G wrote:
    你们都挺有钻研精神的,不过尤其值得赞许的是创新的劲头。从强奸男童到爆菊,这个确实天朝法律那时候没这些说法。

    大樊:帝都的天气,向来都是云遮雾绕的。
  • Hanna Eriksen
    Hanna Eriksen wrote:
    路过
  • Da Fan
    Da Fan wrote:
    嗯,我这就要回帝都啦~~G:帝都是和谐之都,怎么能是云遮雾绕呢。魔都才是成天云雾缭绕好不好,hoho

    “强奸男童”无法可判绝对是个严肃的现实问题,我曾听说过有强迫男童卖淫的
  • G
    G wrote:
    明显讨论到一个小众问题。
  • Yuki Inés
    Yuki Inés wrote:
    Da Fan你绝对是有点斯德哥尔摩,典型的M嘛,男版的O?
  • Da Fan
    Da Fan wrote:

    你大爷的…拿鞭子抽你…=.=

  • Yuki Inés
    Yuki Inés wrote:
    正合我意,哈哈哈哈~
  • G
    G wrote:
    SM...又是小众...
  • Albulena Imeri
    突破程朱理学的人才啊.

    怎么这个帖子还没被删啊? 管理员不会中文?
  • G
    G wrote:
    -JB童鞋:只谈风月,莫谈国事
  • Yuki Inés
    Yuki Inés wrote:
    JB同学,管理员从来不删不健康内容~
  • Albulena Imeri
    我指的就是国事内段啊.

  • G
    G wrote:
    我们谈的都是风月。风月,看到了么?
  • Albulena Imeri
    风月很自由.
  • 爱米粒Emily
    JB童鞋。。木哈哈哈木哈哈哈!
  • Albulena Imeri
    我忘了冠西le.

Please login to post a reply to this thread.

WeLiveInBeijing

WeLiveInBeijing.com is a social community for people living in or traveling to Beijing.

Powered by: Bl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