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ssion » Beijing Life » 你为10元绝育,新兴医院也爱莫能助

  • Ipenny
    Ipenny wrote:
    人都说中关村电子城待的都是人精,却没想到那不起眼的西单居然也卧虎藏龙。这一次,我的朋友,一个换个方向就不认识回家的路的女孩,就这样被黑了。
    一天,她要求把她刚买的优盘插在我的电脑上试试性能。我边接过优盘正常操作,边听着她滔滔不绝地讲述她喜获“至宝”的经过。“……西单买的,才45……..”只这一句,我心里就打起了鼓:虽然不是行家,我也知道4G的优盘卖七、八十在中关村是很正常的价格,而2G的优盘在这儿几乎可算是淘汰了,就算有也不可能低的离谱。再者说,在北京许多卖电子的地方都是从中关村上货的,怎会有比“发源地”价格还低的道理。不出所料,待她的“演讲稿”都完结时,电脑还没找到盘符。几番周折从“磁盘管理”找到盘符,又打不开;格式化又不准,修复坏扇那绝对没门。这跟废铁有区别吗?我还没见过不足二两就卖45的废铁!
    女孩在愤怒之下仍然冷静,生气是没有用的,她决意要去找奸商讨公道。考虑到自己人生地不熟,要我跟她一起去。
    新一代,就是这儿了,我和她大跨步走进,来到一个摊位,将来意说明。
    她的原话是这样的:“我昨天在您这里买的优盘不能用。”我以为他会不认账,做出我们找错人的假象。谁知他笑脸相迎,不紧不慢地说:“这些优盘中是有一个是坏的。”这句看似普通的话在此刻出现显得多么高明——先顺着你的话安抚情绪,让你有种没白来的错觉。可是细想,他必是在我们来之前就知道这其中有一个是坏的了,但令人不解的是为什么众多优盘中唯一一个坏的被卖了出去。我想这应该不是概率的问题,这戏剧性的一幕也许就是个必然事件。
    也不必管他是有意栽花还是无心插柳,我们的目的当然是退货。于是,我开门见山地说“您能不能把我们这个优盘给退了?”为了表示礼貌,我在此处我特意用了“您”,待到下文我情绪失控时,就再也虚伪不出这个字了。
    他左转右转就是不肯,说:“最多是换,他们这里卖出的就没有退货的规矩。”
    想到第一个优盘就是个废品,再换一个也不见得打得开,我们坚持要退货。
    “那您昨天怎么不给个好的呢?还是今天料想到我们会来找?就为了换这个优盘我们两人还得付额外的车费。”我自认为此时说的话没有任何出格的地方,也绝对符合真实情况。哪知道他巧舌如簧,说什么这些货都是经过检验才出品的,偶然才有一个坏的。而且买的时候就明确告诉过我的朋友是水货,一看这么便宜的价钱就不可能是正常货。女孩强烈反对他所说的“早有言在先,明文通知”。对此,我的解释是:她根本就不懂行,怎么可能明白什么叫“水货”,更不知道什么货能卖这个价钱。
    他抓住“不懂行”这一弱点,立刻站了上风,说:“我早就说过是水货,她买了是她的事。”怎么说人家都是岿然不动,果然是身经百战,不知这种技能要经过多少次实践才能发挥得这么无懈可击。
    看来对他是不能心慈手软了。“那我们来的车费还得自己出呢!你要是昨天给个好的我们何必来呢?”我不知不觉有些气愤了。
    “那也是你自己的事。跟我没关系。”他死咬着这一点,越来越理直气壮。
    “哦,那你干嘛昨天不给我个好的呢?你要是给我个好的我今天还来吗?你的意思是说你给我一个坏优盘还是我的错了?你是说我活该吗?”此时的我已经亢奋了,实在是不能自已。
    “我没这个意思。”他沉默半晌,但是仍然很硬气,就是一副大爷的样子。面对我步步紧逼的追问他仍然是稳如泰山,处事不惊,这么良好的心理素质没经过训练谁信?没想到,没想到,这看来不过20出头男子,居然能有40岁人的手腕和应对能力,真是应了一句老话——奸雄出少年,说是“老谋深算”都不过分。
    “要不您少退点也行。”朋友开始妥协,她是太着急有个结果,什么亏都认了。
    我还是不能让步,“那你昨天干嘛不给我个好的”这句话我连续问了他不下5遍,他也不能明确的告诉我凭什么我手里这个是坏的。
    他终于忍不住了,气愤愤地说:“你嚷什么嚷?”且不说是什么语气,反正是比刚才的硬气又多了一分嚣张,意欲以气势压倒我,以为我会害怕。
    “我嚷什么了?”我脱口而出,说的自信而果断,因为我自觉没有理亏的地方也没有咄咄逼人。
    我继续着我的控诉,不管他怎么耐心的“劝解”,他仍然像复读机一样重复着他的难处和原则,但对我来说我只看到他的嘴在动,至于说了什么就听得隐隐约约了。
    从和他开口说话,我一直是戴着耳机的,所以我说话声音大的原因一方面是情绪激动,一方面是不能判断自己说话的音量,因此他说什么对我来说影响都很小。当然他也并不显得多吃力,他明白只要咬紧牙关不松口就能胜利。
    “就退40吧,那5快你还能买盒烟呢”朋友都不知被逼到什么地步了,见好就收,她应该是此时想明白的。
    “要退就退35,我们这里本来就没有退货的。要不就别退了。”
    我们就这样僵持,他显然有些厌倦了谈判,但是仍然意志力顽强。
    为了早点了事,且在围观群众为多时减小影响,他认为已经做出了让步。
    “最多就退35,你再嚷就别退了”谁说这不是赤裸裸的威胁?威胁并不新鲜,但威胁若来自于一个处心积虑将废品出售,死皮赖脸地耍无赖的奸商,那就很有意思了。
    谈的有一阵时候了,双方都体力大减,没了耐心,先开口的一方必是输的一方。
    毕竟现在主动权是掌握在人家手中,我们只能尽量争取,但不能保证结局一定完美。朋友最终选择了退而求其次,35总比不退好,也总比今后拿着一个不能读写的优盘日复一日的维修要好。
    看着她手中接过的35元钱,我突然有种奇特的想法:只这一次出售,这男子就可以平白无故的赚取10钱。在这个过程中,他不需要支出,也谈不上亏损,唯独耗费的就是嘴皮子和脸皮子。只要有人找回来要求退货,他完全可以象讲台词一样把和我说的难处及原则再说给任何一个人听,然后铁打不动的硬撑到底。如果运气好的话,遇到认栽的朋友,他更少了一场口舌之战,留在别人手中的也不过是个2两不足的废铁。这可真是个天衣无缝的完美计划。So Perfect! 我不禁要为他鼓起掌来。
    与令一朋友聊起这事,他随口的一句“估计那优盘骗了N个10元了。”与我的观点不谋而合。可见,这种想法的诞生并不是因为我“过分敏感”,而是只有在这是场骗局的前提下,所有的情节才能顺理成章。
    若是没遇到这种精心的设计、巧妙的布局,我怎么会知道原来以次充好根本不能算是罪过。最无耻的商人莫过于这种理亏居然还能理直气壮,给了他机会还不知道悬崖勒马的。是,“水货”是应该跟正品在质量和保修期上显现点儿差别,但是不意味着它不能用啊!得了便宜就不应该再卖乖,你怎么还能有这么多说头?
    俗话说:“人在做,天在看,举头三尺有神灵。”这样的话谁都明白。只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飞蛾扑火”?人都说坏事做多了有损阴德,您若是不介意作恶太多报应在子孙身上,那谁也拦不住。
    你若愿为10元绝育,那新兴医院也爱莫能助了。

  • MiLo
    MiLo wrote:
    某些人在某些领域借着某些制度不完善的条件下做着某些丧失良心的勾当。
    人在做,天在看。某些人不信。
  • Hanyang
    Hanyang wrote:
    西单什么地方啊?报个地方,让我见见那个斯!
  • Da Fan
    Da Fan wrote:
    在一个不太讲法律的地方,对付流氓只能用无赖的方法,而不能用秀才的方法。几年前曾和大学好友讨论过有关开车碰到碰瓷儿的,躺在路中间赖着不走咋办的问题。我表示没办法,我哥们儿表示很简单。他说,他会凑到那人耳边说如下的话:“你知道你现在不离开会发生什么事情么?你会在半分钟内被揍晕,当你醒来后你会发现你坐在厕所的尿汤里…”我现在想想他说的貌似挺有道理的…
  • MiLo
    MiLo wrote:
    那碰瓷儿的要是混不吝就真打丫的么?昨早上路过西单路口,一个扛新的A4把一个人撞翻在地,明显A4在绿灯下直行,你说这事儿咋办,那人犯规被撞了,但是相对于汽车来说他确实是弱者。
  • Da Fan
    Da Fan wrote:
    那不叫碰瓷儿,碰瓷儿是故意找撞的,而且“撞”了以后他自己通常来说不会受伤的
  • Andreas Rasmussen
    谢谢Hanyang的关心,我没有他的名片,但是清楚地记着他的摊位号。我若是想报复他早就让他人肉。但是这是这样做没有意义,也丝毫改变不了这种现象。

Please login to post a reply to this thread.

WeLiveInBeijing

WeLiveInBeijing.com is a social community for people living in or traveling to Beijing.

Powered by: Bl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