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ssion » Chinese Language & Culture » "I devote all my life to them", What do you think

  • Yuki Inés
    Yuki Inés wrote:
    今天偶然看到柴静专访德国人卢安克,我易感的小心灵啊。然后去google了一下,发现这是个老闻了,我今天才知道。

    China Daily's comment:
    http://www.chinadaily.com.cn/cndy/2010-01/30/content_9401266.htm

    Interview: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GQYNRULuD4s/

    《南方人物》以前的报道:
    =====================================================
    Eckart Loewe 盧安克與華德福教育(衛毅,南方人物周刊)

    卢安克 德国青年的广西十年

    盧安克走在南方青黃錯落的稻田間,陰天午後的渾濁陽光漫過山樑上的茂密樹林,灑在他留有泥漬的寬大T恤上。這個穿著廉價迷彩褲、踏著劣質塑膠凉鞋、鑰匙用白色尼龍繩串在腰間的瘦弱德國人,從背後看去,仿佛是中國僻遠山村裏趕圩歸來的農民。

    這是2007年9月5日,在廣西東蘭縣一所山村小學義務當教師的德國人盧安克,走了三個小時的崎嶇山路,到鄉里能上網的地方下載了一個程式,再步行回學校。他所在小學的電腦出了問題,他希望能快點解決。

    深山裏的小學沒有通網線。盧安克問過電信部門,回答是——要有五個以上用戶申請,他們才會把網線拉過來。而在這裡,湊齊五戶人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電腦在盧安克的擺弄之下恢復了正常。下午已過,黃昏來臨,寧謐的山村裏升起白色的炊煙。

    盧安克到校門口的小賣部買了一小袋花生米,回到宿舍炒熟了,再煮上一小鍋飯,這是他的晚餐。餐桌上方,有不少蒼蠅嗡嗡盤旋。在同一間屋子裏,同宿捨得幾位老師喝著鄉間自釀的糯米酒,盤子裏是油膩的五花肉。

    並無宗教信仰的盧安克不吃肉不喝酒,口渴了,直接把嘴往水龍頭一湊,“這裡的自來水比商店裏賣的純凈水還好喝。”

    吃晚飯時,夜色漸濃的窗外有一群孩子在打籃球,嬉鬧聲和叫喊聲混雜著,四散開去。孩子中有三個盧安克以前的學生,去年小學畢業後進入初中,由於表現非常“糟糕”,這個學期被拒收了。

    這三個孩子告訴過盧安克,他們不喜歡被人討厭,“但別人對他們的看法已經定下來了,”盧安克說。他希望人們對這三個孩子的看法能夠改變。

    他更希望世界上的很多事情能夠通過教育得到改變。為此,從1997年至今,他在中國廣西的大山裏已經待了十年,輾轉多處山村,過著城市人難以忍受的簡陋生活,堅持做他的教育研究。

    因為不喜歡甚至害怕露面,他拒絕了無數次採訪要求,但他的模糊形象還是通過媒體的只言片語得到了廣泛傳播,“活雷鋒”、“白求恩”、“感動中國人物”……無數頂“帽子”飄落到他的頭上,但他並不喜歡,並對一切稱謂敬而遠之。

    2006年,盧安克再次被媒體推上話題浪尖,他希望加入中國國籍而未獲批准的事被炒得沸沸颺颺……

    簽證到期的盧安克在爭議還沒結束時便離開廣西,回到德國。8個月之後,他再次返回中國,遁隱廣西山村

    只有創造才能獲得力量”

    這次離開中國前,他和學生拍攝了一集全由鄉間孩子真人演出的“電視劇”。

    盧安克自己創作了充滿魔幻色彩的劇本。在劇情中,孩子們從“魔法世界”進入“技術世界”,最後“解放世界”。

    盧安克的同胞哥哥盧安思是攝影師,在收到弟弟求助的電郵後,正在泰國工作的他來到中國的大山裏,並從當地電視臺借來設備,協助弟弟拍這部“電視劇”。

    孩子們剛開始對劇本不感興趣,他們最希望做的,是像香港武打片那樣表演武功。盧安克不喜歡港片的暴力,但為激起孩子們的興趣,他還是設計了些武打鏡頭。

    拍電視劇的過程並不輕鬆,學生不認真,道具很容易被破壞,“電視劇”拍完之後,盧安克和哥哥並不滿意最後的完成片。但孩子們看了片子之後很驚奇,併為自己當初的不認真感到後悔。

    盧安克還是覺得學生會從中獲益,“重要的是,這些孩子應該多進行文化創造活動,只有創造才能獲得力量。”
    發掘人的創造能力,正是盧安克教育研究的重要部分。“我做事情的大方向是和華德福教育一樣,但是具體做法不同。”

    華德福教育(WaldorfEducation)是由德國教育家魯道夫·施泰納創立的一種已有80多年曆史的教育體系,強調從頭、心、手整體出發,培養和諧完整的人。從上世紀70年代起,華德福教育在世界範圍內得到承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索爾·貝婁甚至說過:“如果我有一個學齡孩子,一定送他去華德福學校學習。”

    盧安克和哥哥盧安思是一對雙胞胎,兩人小時候性格孤僻,不願意和人接觸。周圍環境對兄弟倆並不包容,許多孩子看不起他們,他們為此而自卑。

    為了兩個孩子,他們的父親放棄了收入優厚的工程師工作,到一所華德福學校當老師,然後用華德福的方法教育兒子,使他們受益。

    十幾年前,被遠東的神秘所吸引的盧安克來到中國留學,發現了這個國家對於“華德福”的陌生,他覺得這裡的孩子需要這樣的教育。

    盧安克選擇農村作為他研究教育的基地,他認為,農村孩子可借助的力量較少,從他們身上更能看到教育的實際作用。另外,親近自然的孩子比在鋼筋水泥森林裏生活的孩子更有想像力。

    當他在東南大學無法獲得接觸農村的機會時,他轉學到了廣西農學院,在那裏,他開始認識中國的山村,並用自己的言行對人們講述什麼是“華德福”。

    2003年,小學裏喜歡戲水的學生說想建一個游泳池。盧安克就讓學生自己去考察,然後一起設計游泳池。

    等到動工的時候,許多學生的家長來幫忙,這麼一來,學生什麼也不敢做了。

    “這裡的大人認為不可能和小孩在一起工作。”盧安克說。

    盧安克覺得這樣失去了做這件事情的意義,便不讓家長繼續參加。大人走了,孩子自己來做剩下的工作。這樣的情形才是盧安克希望看到的,他需要孩子們自己親自參與到創造過程中。

    “我們是為了做,而不是為了有結果。”盧安克說

    東蘭縣一所中學的老師韋天鈺參與了這個游泳池的修建,他為盧安克對孩子動手能力的要求感嘆不已。“我們是想著怎麼快點做好,他是想著孩子的感受。”

    剛剛過去的暑假裏,盧安克住到了深山裏學生的家中。這段寧靜日子裏,他又翻譯了施泰納的一些教育理論著作。這些年,盧安克已經寫作和翻譯了很多關於華德福教育的書。他把這些文字放到了自己的網站上(www.jiaoyu.or g),供人免費下載。

    但盧安克並不認為自己有多大力量,“我講課時,學生隨意打鬧,似乎沒有意識到我的存在。”他甚至為此感到困擾。

    “做別人做不到的事”

    有學生問盧安克:“什麼最幸福?”他說:“能做自己感興趣的事是最幸福的。”

    他的幸福觀,更多來自他的家庭。

    盧安克兄妹四人,只有弟弟生活在德國。“他的工作是策劃和組織大型晚會,他是全家掙錢最多的。”盧安克笑。

    雙胞胎哥哥盧安思是綠色和平組織的成員,他並不參加所有綠色和平的活動,按盧安克的話來說——只有那些會被特警抓起來的他才參加。

    2003 年初,廣西山村裏的盧安克收到了哥哥從遠方來的一封電子郵件:“1月24日,我在英國南安普頓登上了綠色和平組織的‘彩虹勇士號’。我的工作,除了像其他人一樣要攀爬到船上表示對戰爭的抗議之外,還擔負著現場攝像任務。我們直接把船開往南安普頓的馬奇伍德軍港去。準備攻打伊拉克的美國和英國軍隊正從這個港口運送武器前往波斯灣,其中有軍用直升機、卡車和坦克……”

    “這件事情很危險,但也沒有伊拉克人活得那麼危險。”盧安克非常支援哥哥。

    如浮雲一般行走世界的盧安思如今在衣索比亞,幫助當地人拍攝反思當地文化的紀錄片。

    盧安克的妹妹也在非洲,她放棄了德國的優越條件,受聘于奈米比亞的一所幼兒園,領著一份並不高的工資。

    盧安克最想念的是自己的父母。

    每天清晨,盧安克的父親按時起床,吃完老伴做好的早餐,聽一段古典音樂,吹上一會兒黑管,然後與老伴兩人一起去教堂。在教堂裏,他們會和別人談起盧安克在中國的點點滴滴。而別人一般會有兩種反應:一是驚奇,為這對老人有這樣的兒子而驚訝;二是喜悅——盧安克給偏遠地區的人帶去了愛。

    從前,盧安克的父母對孩子也有一些傳統的期望,就像大部分家長一樣,希望盧安克能有好的收入、有醫療保險和社會保險、有自己的房子和自己的家,生活在美好舒適的環境中不用受苦。

    “幸好有一天他們發現:為了滿足他們的願望、為了實現社會保險等目標,會讓我失去理想。在發現我活在世界上不是為了把個人生活安排得更好時,他們就放棄了對我們的所有期望。這給了我自由,使我能做些我認為在世界上需要有人做的事。”盧安克說。

    漸漸地,他父母也開始這樣想——這樣做不再是一種損失,而是一件意想不到、讓人驕傲的事——我們的兒子能做別人做不到的事。

    “拿工資的人是不自由的”

    以前,盧安克還在另外一個山村時,村民們曾請他去求政府撥款幫他們建橋。

    “他們以為
  • Yuki Inés
    Yuki Inés wrote:
    我爸爸昨天还问我,是不是小时候三毛看多了,中了毒。
  • Patrick Coleman
    thats martyrdom! hope i can devote a quarter of my life to you,

Please login to post a reply to this thread.

WeLiveInBeijing

WeLiveInBeijing.com is a social community for people living in or traveling to Beijing.

Powered by: Bl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