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ssion » Nonsense » 《对话米国》这本书有没有人看过?!

  • 王经纬
    王经纬 wrote:
    《对话米国》这本书有没有人看过?!
    不好意思,没有读书的版本,只能发到Nonsense来了!
    在网上看到别人转载此书的些许段落,转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下!
  • 王经纬
    王经纬 wrote:
    对话美国:美国是性开放国家?社会主义曾救美国

    欧亚伦:美国有五十个州,四十五个州非常保守,只有五个州非常开放,那五个州是控制着媒体的地方,尤其是纽约、旧金山、洛杉矶非常开放。其实美国的中部、北部、南部都是比较保守的。

    摘自《对话美国》

    作者/欧亚伦 山奇 外文出版社

    第一 美国是一个性开放的国家吗

    第二 上世纪五十年代,社会主义救了美国

    第三 美国还有言论自由吗

    第四 在美国民主只是一张皮

    第五 黑人和妇女参加大选是美国的进步

    美国是一个性开放的国家吗

    山奇:似乎一直以来,我们对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都有一个误读,就是认为美国是个性开放的国家,像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标榜的“和平、自由、性”的理念,强调生活理念对政治理念的反抗,在性意识上比较开放,对待感情就比较随意。现在我们通过一些电影、通过网络,才知道事实不是那样,才开始认识到实际不是那么回事。

    欧亚伦:美国很大,跟中国一样,很多地方的文化不太一样,就像中国的昆明、重庆、北京、哈尔滨、上海都不一样,可那里也都是中国,如果更仔细地去观察,才发现文化是非常不一样的。

    山奇: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每个地域都有自己不同的文化。

    欧亚伦:美国有五十个州,四十五个州非常保守,只有五个州非常开放,那五个州是控制着媒体的地方,尤其是纽约、旧金山、洛杉矶非常开放,这三个地方始终控制着媒体,这很重要,新闻传播、文化作品的开放直接造成当地观念意识的开放。其实美国的中部、北部、南部都是比较保守的。

    山奇:在奥巴马的演讲里有一段话,很特别,他说:“美国是一个任何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的国家,无论是青年还是老年,穷人还是富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黑人还是白人,拉丁裔、亚裔还是同性恋、非同性恋者,残疾人还是非残疾人……”他向世界发出了这样的信息:“永远不分红色之州和蓝色之州,永远都是美利坚合众国。”他传达了很包容的理念:“不管什么样的人组合了这个国家。”

    欧亚伦:但最近二三十年,共和党的最大目标是把美国分裂为两部分,因为他们认为美国最保守部分的人口是需要他们去采取一些动作加以刺激的,不然他们都在家里看电视,不出来投票。而如果没有刺激到这部分人口,共和党就不能赢得任何选举。所以最近的几十年为了他们的计划,就把美国分裂为蓝色和红色两部分。

    山奇:这也是一种策略。

    山奇:民主党的克林顿是不是给共和党造成很多麻烦,让共和党特别不爽?

    欧亚伦:克林顿是很多人非常喜欢的一个总统,除了共和党保守派。克林顿1992年就任自己的第一任总统,三个月以内把美国军队的预算减了50%,美国历史上就没有人这样做过。削减50%军队预算,表示美国全部的武器公司,随即接近破产边缘。那些武器公司原来可是最有钱的公司,领导者不但有钱而且代表着一个极大的利益集团。一年以内他们变得都快破产,就是因为大幅度削减军费。

    山奇:那些在美国闷声发大财的、最有钱的公司,来钱的渠道看样子要枯竭了,需要另起炉灶再开张。

    欧亚伦:因为国防的预算被大幅度削减了,很多制造武器的工厂马上就会面临一些困境。美国新政府开始讲和平,到处宣扬和平,以后就不会以与共产党国家对立作为基础政策,这让一些人特别不高兴。1992年以前美国政府的政策是自发、自动反对社会主义国家,现在似乎突然变了,变成不会拿谁怎么样了,可以容忍了,战争的机会也就少了很多,因为没有政治的冲突了。

    山奇:所谓自发、自动,其实是因为外在的压力。随着敌对阵营的最大对手苏联的解体,非此即彼的选择题已经不成立了,环境的大面积减压自然就形成一个比过去宽松许多的世界构成,和平是大趋势、大愿望。

    欧亚伦:对,大家爱和平,一起发展,都一同使劲发展自己的国家。全球化自由贸易可以让全世界得到很多利益。贸易可以自由,为什么政治思想就不可以是自由的呢?有多少人认真想过,美国如果是代表世界的自由方向,怎么可能一面自我欣赏资本主义的自由,一边捞着社会主义市场的好处,一边却说社会主义国家不自由,这怎么可以?既然是一个自由的国家,为什么不能自由表达、自愿选择某一种政治态度、某一类政治观念、某一些经济思想?

    山奇:是的,自愿选择不一定就不会殊路同归。历史洪流一旦形成,个别态度观念、个体主观能动性,都会变得无碍大局。

    欧亚伦:这是一个矛盾,一直在美国存在着很大的摩擦力。从很久以前就这样,以前苏联常常在欧洲进行这样的宣传,苏联让欧洲先回答一个问题,什么是自由?为什么自由的美国人不能自己去思考和信仰社会主义?我那时候还在做学生,我完全同意苏联的观点。不管支持还是不支持苏联的社会主义,如果说自己生活在一个自由的国度,那么必定要给所有主义自由发展的空间,即使是社会主义,美国政府就算不高兴,也应该接受,如果它要运动、要发展,那就运动、就发展,只要在法律的范畴之内,因为这是一个自由的国家。所以我认为美国从很久以前就已经面临这样的必然选择,到底要接受或者反对,无论哪一个,必须选择,不能两个都要。这个问题,克林顿曾经考虑想要解决,这对共和党中的保守派是一种很大的威胁。克林顿削减军队的采购预算,很多欧洲的国家也跟着模仿,美国减50%,它们就跟风一样往下减40%、30%,因为苏联解体了,不会有任何威胁,为什么还要把那么多费用花在武器上呢?

    山奇:全球化、技术进步和极端民族主义,是左右这个新世纪的非政府力量,这种力量极具冲击力和传染性,极端民族主义其实也包括一头独大、唯我独尊的国家主义、区域主义、阵营主义,这种思维惯性很难从既定的意识中删除,而无法删除也就造成这个问题到了小布什上任后的矛盾转折,是不是这样?

    欧亚伦:小布什当上总统以后,他是上任第一个月就马上刺激全世界的总统。他完全是刺激性的,就是要把所有被克林顿破坏了的共和党的长期计划恢复过来,由此而造成了9·11攻击纽约的事件,这是真的。也就是说从第一天当总统起,他就开始带来麻烦。而在这之前,所有的和平运动,克林顿都做得很成功,得到全世界那么多的支持,包括美国历史上第一次持续削减50%的军费预算。民主党当然高兴得不得了,省下的钱可以放在教育、科技上,而且有很多的钱,这些钱成就了美国硅谷和IT时代。1994年到2000年这六年,是一百年以来全世界GDP成长得最高的六年,这是很多人没有注意到的。

    山奇:战争只能带来多数人的痛苦,所以《孙子兵法》开篇即说:“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战争少了总是好事。

    欧亚伦:对。很多国家削减了国防预算以后,省下来的钱可以用到教育、科技上面,用到修筑新的建筑群、新的高速公路上。可以这么说,从1992年到2000年,这是全世界发展最棒的几年。可是布什当上总统之后,美国的经济马上危机四伏起来。

    山奇:那就是策略出问题了。世界上最大的问题,可能会败在关键点的细节上,但是如果策略方向出了问题,无论方法、方式怎样先进,都无济于事,甚至会加快问题的恶化。

    欧亚伦:是啊,后来的事实就是最好、最有力的证明。

    上世纪五十年代,社会主义救了美国

    山奇:人民币从记帐货币到世界流通货币,你觉得可能性大吗?

    欧亚伦:可能性非常大。虽然国家不是银行,也没有一个固定的制度能让国家进行倒闭处理,但可以比喻,比如说每一个国家都是一家银行,全世界有一个标准的、非常透明的管理银行的制度,法律都是一样,那么现在除了中国、俄罗斯以外的每一个国家都快破产了,或者都破产了,美国、德国、法国、印度都在衰退。尽管现在每一张美国的报纸,每一个政府的代表,都在说这个危机是因为十年以前应该改革金融制度的时候没有抓紧改革,所以失去了机会。为什么要讲这个?道理很简单,没有人需要承担责任。没有及时改革,不是任何人的问题,也不是政府的问题,更不是投资银行的问题,所以现在有问题不是谁做错了,没有人做错,只是忘了改革而已,忘了改革就成为把人与事完全隔开的借口。

    最近十年,本来就贪婪的华尔街越来越贪婪,一直在违反原来的金融制度,很大程度地违反了既定的游戏规则。比如说让美联储玩利息游戏,由美国政府高官推荐调整利息,这都是不合法的,这表明政府正在干着一个投资银行顾问的工作。政府不能推销可口可乐,也不能推销调整性的贷款,怂恿人民从任何一家银行大笔借贷。这样做,本身就违反了美国的法律,也违反了最基础的金融制度。但是他们就这样做了,这能不出事吗?出事是早晚的事,而且还会反复出。为什么他们现在不提这个?因为害怕没有国家会相信做为市场经济的领导者的美国有能力拯救出了大问题的市场。现在政府印钞票救市,媒体就说现在还没有到批评做错什么的时候,必须集中力量解决金融危机和可能造成的经济危机,等到一切搞定了、弄好了,再开始跟大家分享经验得失也不迟。但这种想法有一点不对的地方,不了解病因,就有可能治不了病根。

    山奇:我曾收过一个调侃短信,说1949年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1979年只有资本主义才能救中国,1989年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社会主义,到了2008年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资本主义。所以我们现在看金融危机出现了一个情况,就是说社会主义制度还是有很多有利的方面。

    欧亚伦:很多人没有看清楚,他们基本上没有了解马克思主义社会化的问题,无论是从一个经济学理论的角度还是从一个社会学理论的角度,他
  • Yuki Inés
    Yuki Inés wrote:

    好长,看不下去。

  • 王经纬
    王经纬 wrote:

    啊!这也长啊,一目十行,不几目就看完了啊,呵呵呵

    Sabina Jio

    这和马列没啥关系吧。不好意思最近比较忙,没看到您帖子啊,告诉我它在哪里,我去顶你呵呵

Please login to post a reply to this thread.

WeLiveInBeijing

WeLiveInBeijing.com is a social community for people living in or traveling to Beijing.

Powered by: Bl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