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儿这东西

Posted by Kidakia on 18. Nov 2009

最近每周一影,其实去年就走着路线。不过随着avamiss SH的投身祖国大南方,我们的心碎乌托邦就解散了。于是乎,每周一影就从电影院的三个人,改成我在家的形单影只,CCTV6 HBO以及盗版碟。最近一部看的是《希望与反抗》(翻译傻了点),我打开看的时候已经放到半截了,我还是一眼看出,与审讯官对峙的是苏菲·舒尔,而这部片子就是《苏菲·舒尔——最后的日子》(Sophie Scholl - The Final Days)

对苏菲·舒尔发生过兴趣是因为得知她与她的哥哥汉斯·舒尔在德国民众推选的“历史俊杰”中位列前三,与马丁路德比肩,甚至排在爱因斯坦之前。德国人!而后前几个月在难得买的一期《看电影》上,看到了关于《苏菲·舒尔——最后的日子》的详细介绍。没想到电视台这样快就引进了,虽然取了个傻名字。

苏菲·舒尔具体做了什么呢?二战时期,作为慕尼黑大学反纳粹组织“白玫瑰”的一员,芳龄22岁的她同哥哥因为在校分发反战传单而被捕,与审讯官唇枪舌剑,在纳粹法庭的“果断”审判后,其因毫不动摇,努力维护自身信仰而被推上断头台,前后不过4天。
如今的德国人如此推举她,因为他们认为她代表了德国的良心。

看看电影还是会不忍,德意志那么多思虑严谨、身居要职的成人,要靠几个花蕊般脆弱的年轻人来承当做良心、做守望者的重担。苏菲·舒尔临死有段很有名的话:我梦见我怀抱一个穿白衣的婴儿行在途中,突然地上裂开长缝,我滑了进去,我努力把白衣儿托举出去,我死了,他还活着,他的名字就叫“信仰”。最酷的是她在审判席上沉静地抬起头,对法官总结陈词的一句话:今天我站的地方,就是明天你站的地方。不过,其实最让我眼冒金星的不是别的,是稍后电影结束时放出的苏菲·舒尔及其他白玫瑰成员本人的真实照片:我滴娘啊,她同她的哥哥,也未免太迷人了吧。穿的都是那种四个口袋德式猎装,梳着神气的短发,神态纯真倜傥。相形之下,电影中的扮演者实在稍逊风骚。

德意志女当时都是这范儿的么?

我联想到铁血宰相俾斯麦滴外孙女安妮玛莉·史瓦哲巴赫(Annemarie Schwarzenbach),也是反法西斯分子,也是英气逼人的短发造型,老早也有部电影《阿富汗之旅》专讲她滴光辉事迹;其人嗜好独自远游、摄影、写作、冒险、山地骑车狂飙、吸引美女,最后不足36岁在瑞士山上骑车摔死了。裙下之臣有对她一往情深的《伤心咖啡店之歌》、《心是孤独的捕手》作者麦卡勒斯。

看看今天的超模Amanda Moore、Agnes Hollins人等,你就晓得两位领先时尚潮流半个多世纪,而精神上,更加让人心驰神往、叹为观止呐。一代不如一代不是开玩笑,唉。从我很美,到我很有型,再到我有范儿,可的确是一代不如一代。

Photo courtesy of Flickr user Photographer Christine Taylor.




Comments

0 Comment

Logg inn for å skrive en kommentar.

WeLiveInBeijing

WeLiveInBeijing.com is a social community for people living in or traveling to Beijing.

Powered by: Bl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