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我们的怀旧情结

Posted by Sylvie Luk on 20. Sep 2009

怀旧,在今天显然早已不是中老年人的专利,“重拾旧欢”俨然是一种潮流。怀旧,又是有多种表现的,穿“古着”和留披头士头显然只是北京众多年轻人的其中一种表达。“老情趣”和生活方式的回归,则是另一种内在而有趣的表达方式。这种表达不张扬、很安静,却很持久,甚至无法准确地定义它到底是“重拾旧欢”,还是在深化已有的城市白领志趣。

我的ABC朋友E以及她的两位从欧洲过来的好朋友,是京城“怀旧”情趣不二的拥护者。三个姑娘身上带着浓重的欧洲人气息,却跑到北京城中轴线附近的一套四合院里去住,和最地道的北京大妈大爷们天天侃个不停(P.S.她们中的一位不怎么懂汉语,却依然能侃得极其开心),还天天嚷着学做中国菜。在北京或者其他大城市住久了的人也许都不难发现,穿粗布大衣、花布鞋、旗袍领上衣或者挎一亚麻大布袋的,多半不是本地人,不是ABC、老外就是刚留洋回来的中国学生。很久很久,拥戴这些传统文化的,竟然都是这些“外国人”──他们的“身先士卒”,让中国传统文化以一种翻新了的脸孔,呈现在日益商被城市化、商业化侵蚀的北京,有了新的一种气象,奇特但值得欣赏。

在轰轰烈烈的怀旧潮流中,老外们一方面在拼命挖掘中国人的“旧”,中国人却在另一边儿孜孜不倦地挖外国的“老”。我们很难说得清楚,这种想法根源在哪儿。忽然之间,那种很像在“失物招领”里面出售的各种小玩意儿──搪瓷杯子、牡丹花暖壶、日范儿编制拖鞋、二手卡其色皮包以及各种明明是新设计却莫名能勾起人怀旧欲望的首饰──渐渐就充斥了我们的视野和脑子。人要怀旧起来,一本两年前的<Ppaper>、<Monocle>、<Purple>抑或<Wallpaper>的过刊,都能在Michael Buble的音乐声中让人陷入无限的怀旧当中……

无论是追求那种老的生活方式,还是用“旧瓶装新酒”,生活在北京的人或许都很难否认,整个城市还在为怀旧疯狂。然而这一切没什么不好。就像时尚一样,风水总是轮流转。也许某天你坐在五道营的咖啡馆里听Louis Armstrong的时候,门口路过的一位买菜回来的邻居大妈,也能勾起你的某种怀旧情愫,而你眼前的这一场景,定格下来就是一张很小资、很怀旧的明信片。


 
Photo by author(图为国子监“失物招领”店面)



Comments

0 Comment

Logg inn for å skrive en kommentar.

WeLiveInBeijing

WeLiveInBeijing.com is a social community for people living in or traveling to Beijing.

Powered by: Bl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