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Lucifer Calling (萌芽与痴迷)

Posted by Lucifer on 25. May 2009

人生如一出出戏,我有人生又有戏,在西方,亚里士多德赞同柏拉图的看法,坚持人生的最高目的的在看而不在演,人生的苦恼在于演,人生的解脱在于看。这和中国的老庄思想十分接近。我自称是一个摇滚音乐工作者,不少观众认得我,他们对我并不陌生,至少是在看演出的时候觉得我的人生并没有白过,不信请你先听我说一说过去的故事。

我叫李岩(Lucifer). 我现在就读北京戏曲学院大一年级,我在1989年的一天出生在上海,我喜欢这个城市,但是命运把我安排到了河北省的省会石家庄,在我没懂事儿的时候就已经住在哪里了,于是我渐渐的喜欢上了这个本不属于我的城市,同样也是在这个可爱的城市让我找到了自己最喜欢的一样东西,那就是摇滚乐!

和我几个终将伴随我走到最后的哥们李凡和高仓健。 由于家里穷,我不可能想其他人家的孩子,六七岁就背着书包上学堂。我十岁那年,母亲下定决心要让我去读书,否则岁月匆匆,浪费大好时光,她卖掉了自己珍藏的一副金耳环,换来几个钱,拉着我的手说:"读书不容易,要听老师的话,好好读书。"还记得在中学的时候我成绩一直在班上名列前茅,在所有学生眼里我是学习的榜样,在所有老师眼里我是重点的培养对象,但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在我15岁的时候我突然变成了一个坏学生,我每天都在感到孤独,失落,无助和压抑。所有其他同学喜欢和向往的事物对我来说却没有丝毫意义,我不想向他们所有人一样的方式去面对生活,后来没法打发时间,可能因为上天的安排,一天我看见一个和我差不多年龄的男孩,眼睛直勾勾盯住我说:"你很适合弹吉他!

"就这样,我被这个琴行老板家的孩子的话吸引住了,我开始学吉他了。。。 还记得2005年的一个下午,我去一个已经不记得名字的好朋友家里玩,他说你知道什么叫摇滚乐嘛,我回答当然知道,不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今儿个真高兴》这种带劲的舞曲嘛!于是哥们笑了许久,过了一会送给我三张磁带,分别是Goldfinger, Sum 41和Toy Dolls.

但是当我回到家里以后却莫名其妙的只剩下Toy Dolls的那一张旧的发了霉的专辑了,然后我用录音机播放了17秒后就选择了关掉录音机去看《西游记》了,因为当时我清楚的知道我自己更喜欢后者。 第二次接触摇滚乐也是一次偶然的机会,朋友带我去看演出,是一个摇滚音乐节,当面首演,受益匪浅。当时我真的被现场的一切所征服了,我忘记了自己,忘记了发生的一切,只知道我真的喜欢并属于这种声音,同样也就在那一刻我下定了决心要做一个像他们一样的并要比他们厉害很多的摇滚乐队!因为我的兴趣不在他们,而是谁影响了他们。

很快,在2006年1月底,我和我最好的两个朋友,他们分别是李凡和路凯,他们因为在学校里跟对方打架了所以同时被开除了,但是也恰恰是因为知道了彼此伤口的形状所以才让他们成为了最好的朋友,就这样我们起了一个大家都很喜欢的乐队名字叫"Rustic"!

因为我们对人生态度如出一辙,一样的混乱、狂噪、自娱自乐和一无所有的清贫。就在那一刻我也清楚的认识到我们是最有前途和不可一世的!大家一致认为我喉咙好,我的声音艺术似乎是天生的,就这样我弹吉他唱歌,李凡原来正好是打鼓的,所以他还是重操旧业,可爱的路凯当然就选择了最适合他的贝斯.从那时起,我在这个世界上有了自己的天地。

Lucifer will perform with Rustic on Jun 19 and 20 at D-22 and Tianjin's Nic club, respectively; a show with his hardcore punk act Gum Bleed will follow at D-22 on Jun 26.

Photo courtesy of the author.




Comments

0 Comment

Logg inn for å skrive en kommentar.

WeLiveInBeijing

WeLiveInBeijing.com is a social community for people living in or traveling to Beijing.

Powered by: Bl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