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纵贯线:要搞非常之建设,先搞非常之破坏

Posted by Lyon on 6. Feb 2009

周华健才刚刚结束澳洲与苏州的个唱,就已经在蕴酿年底从小巨蛋(台北)与大舞台(上海)出发的新巡回,歌迷爱听他更爱唱,除了字幕机,”演唱会从ENCORE后正式开始 ”也是他发明的;

  李宗盛执抝地窝在工坊里当吉他黑手,还真得给他抝出现在奇货可居的Lee Guitar,众所周知他的成功八成来自于他敬业的偏执,但谁想得到瓦斯小弟到情歌大师的传奇,后面还有这一段手指长茧的拍案惊奇?

  自由得让人眼红的张震岳,不写歌就骑车,不骑车就写歌,慢活早就在他血里流行了好多年,这两年台湾那些自行车才慢慢追上来,对他来说,”思念是一种病 ”不过是某一天骑完车写的又一首歌,没想到在内地怎么真得变成一种传染病???

  至于罗大佑,这个孤独的国王、这个华语乐坛里宛如”伏地魔 ”三个字的名字,我们最近一次才在金曲奖上听他用琴键颁布圣旨。直到那个晚上,有些人才发现自卑原来可以让自己那么感动;直到那个晚上,很多人才突然发现:自己二十多年前被他养成听歌的奴性到现在竟然还劣根着…

  他们活着,自己活得好好的。总共八十六个年头来,从你知道他们任何一个的名字那一天开始,他们以不同的形式固执着他们自己的固执,硬是走到今天。今天,竟然有人要把这些都立可白掉?不可能!但他们都想试试看 ”不可能 ”三个字比起四个硬汉加起来,到底那一个比较固执?!华语乐坛,强颜欢笑得一如今年金曲奖的HIGH不起来,他们只想搞HIGH一点;这个时代,轻薄得像一张卫生纸,他们只想搞到硬起来,看是摇滚硬还是草纸硬?他们到底要搞什么?会搞出什么名堂?

截至记者会前夕,只知道:

  就是要 搞破坏!

  破坏自己,彼此破坏




Comments

0 Comment

Logg inn for å skrive en kommentar.

WeLiveInBeijing

WeLiveInBeijing.com is a social community for people living in or traveling to Beijing.

Powered by: Bl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