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拜拜,2009的夏天

Posted by 陈祯 on 21. Sep 2009

说也是立秋有段时间了,夏天还留着个小尾巴,让我们还想在路边喝个小酒吃个大羊肉串,但开空调的次数每日剧减,估计离收起迷你裙的日子也不远了。想起小时候的夏天,每到八月底必然是最难熬的,先不说是不是要改掉作息时间告别懒觉,有几个大本,叫暑假作业,它们才是最难熬的根源。那些白天在楼下风光骑着车的小脸们,晚饭后便陷入了无尽的愁苦。每次暑假开始前,自己都会在心里默默许愿,"坚决不再重蹈覆辙!"也没玩什么,镜头一转,就到了八月底那台灯下赶作业的晚上,托着腮帮子在合计什么?班长一个,学习委员一个,全班三十六个人,两份答案。。。想着暑假前些天的下午,沉浸在憧憬中的自己,老师说"撕掉最后的答案!",虽是含泪下屠刀,但也绝对不及赶作业时的懊恼。

我总是最后赶作业时没答案抄的实诚孩子,尤其是读后感日记周记,恨不得把脑仁儿掏出来给老师看看,也不愿意挤出三五百字写,数学就更不说了,主要让人急的是有些老师还真判,你偷懒几步没写,晚上回家就又别想吃顿痛快饭了。我们小时候还好,我最小的弟弟,还在上小学,看了他们的暑假才叫神伤。作业种类多了,大本子也厚了,还有强制参加的农庄夏令营,不到一礼拜就三千八。

小时候,最大的心愿就是赶快长大,长大以后做个可以不用写暑假作业的人,做个可以不用赶暑假作业的人。可长大以后才发现,原来世界上比赶暑假作业难的事还有很多很多。其中一件就是上下班挤公车。前年地铁票价统一时,北京一片欢声雀跃,公共汽车便宜人多确实成了老大难,每天上下班,"脸挤的跟照片似的",地铁一便宜,人流也就好疏散了。所以打着小算盘进了地铁,才发现,好么,原来人人都打着小算盘进地铁呢,仔细再一看,公共汽车也还是人多。这时又不免想起暑假里,那个骑着小车,风从两袖过的自己,绕来绕去才发现,我的夏天就没好过过。

其实也说不上是不好过,只是仔细想想,夏天总是抱怨最多,因为我们的活动量大了,活动多了,吃坏肚子会抱怨吧,下雨也会抱怨,被蚊子叮会抱怨吧,冷风太小也会抱怨。

这个夏天我们无力一改往年的意念,继续抱怨着。先是天气太闷上班累,几场雨过后,又赶时髦一样,一群小年轻集体失恋了。结果又像小时候赶作业那样,每天下班赶着去喝酒,力求用结实的胃痉挛换幽怨的落泪生活,吐着吐着,夏天也终于快让我们吐过去了。在金秋的九月来临之前回看夏天,我还是心中充满小甜蜜的。这个夏天,我和喜欢的男孩一起,聊天到了天亮,这个夏天,我和最好的朋友一起,大玩特玩了飞行棋,这个夏天,我和几个同学一起,依偎着看了变形金刚,这个夏天,我和新认识的大美妞一起,畅快的吃了甜品满记。

如果老师再问我你的暑假收获了什么,不可言喻的,除了几条漂亮的小裙子和穿得黑黑的布鞋,最大的收获就是现在这份即将告别夏天的满足和欣喜。因为无论几次,夏日终将来临。所以拜拜了,09北京的夏天,下次再见面时,我一定会赶好作业,穿着小新裙子来见你!

Photo courtesy of the author.




Comments

0 Comment

Logg inn for å skrive en kommentar.

WeLiveInBeijing

WeLiveInBeijing.com is a social community for people living in or traveling to Beijing.

Powered by: Bl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