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机器是个秘密

Posted by Gia HM on 18. Mar 2010

晚上我问the Beijinger的音乐编辑王戈关于一个英国女电音的名字拼写,本来我只是想看看内妞最近的造型走向,英国有群女孩自发或是不自发的要挤进It girl的行列。 前夜在我一个做资深时装编辑的闺蜜家看近期丫选的It Girl的图片,我说:咋就没有Lily Allen呢?对于不是音乐发烧友的她来说Lily Allen被排除的原因是没有自己的穿着态度,好吧!想必Kate Nash也没有,就她选的那个短发脑袋前一嘬翘毛的年轻女歌手,我之前还真在Q杂志什么的坡地看见过,我印象里专门找来MV看过,音乐没有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我当时觉得这妞挺炒作的,特别像是公司包装出来的,有点装B,就那个头发每次都得造型师给吹和定型,所以我想:您到底算干嘛地?当然市场需要跳大绳的,人民需要跳大绳的,不管是在流行界跳大绳还是在地下音乐圈跳大绳,都是跳! 后来王戈还是不知道这跳大绳的女歌手的名字,后来找了一圈还是在时装编辑那找到了她的名字-La Roux,她的音乐还行,但那头发确实太做作。

紧接着我就彻底激动了,王戈说The Secret Machines要来北京,我就炸了嘛。以前玩Hang on the Box的时候,我们想解散前人生夙愿就和秘密机器同台,当然是在被国人不了解的Hang on the Box的晚期有这个夙愿,在玩kraut rock+噪音的尾声阶段。10分钟的"开场曲"或是"大宇宙"给秘密机器暖场不丢咱国人的脸。咱自调的效果器的小音色还说的过去,老沈还是小天的鼓编的相当的到位的kraut rock了~

当时说想和秘密机器同台也仅仅是涮嘴,说着过瘾而已,过瘾不犯法吧? 去年年底王戈发来一个采访问我2010年是不是关心U2来或是谁来北京演出,我说我不关心U2,滚石来也不关心,除非是The Secret Machines或是Radiohead还是Notorious MSG来我去看! Liars来都得考虑考虑。现在这王戈就说The Secret Machines要来北京,有可能被请来北京,我就一下惊了吗!太好了,要是真能来,我申请组团地陪~~~The Secret Machines我的挚爱!!

The Secret Machines三人摇滚乐队来自德州,他们的音乐风格很难被简单的归纳 在2003年初期美国车库乐队红透浪潮之时The Secret Machines也开始显露头角,虽然那时他们还很年轻无论是外形还是乐队基本形式都无情地被归纳为"美国新近车库乐队"。聆听之后你发现这显然不是那么回事,很容易从鼓手缔造的律动里听到70年代德国Kraut rock的简约节奏型,那被抽离了一些"废拍"的节奏,确定而又踏实。而乐队主脑贝斯兼电钢琴手&主唱Brandon绝对是个人物,首次听过sad and lonely以后,在鼓与贝斯的配合律动上结结实实地给我上了狠狠得一课,然后你便垂头丧气地想人家玩的真他妈的好,真叫音乐。

Brandon的贝斯首先在音色上已经更新了,这里可能有压缩,均衡或是一点点法兹,相信BOSS的全能均衡双踏板效果器能解决一部分,再加上压缩和一点点的过载,应该差不多了,显然在你的音箱档段还得更小心地去调整。我如此摸索着找到了差不多的音色,Brandon的律动和滑弦让人痴迷,我又学了一招。这种贝斯音色被我归纳为中文的"瓷质感"有种钢被切割的感觉,闭上眼睛仿佛有一块钢板被切割,这种带有"瓷质感"的贝斯律动和kraut rock风格鼓搭配在一起,便制造了一种空间感,而更新过的吉他轻轻并紧实地包括在充斥着气流感的贝斯和鼓得框架之外,这种声音体验太棒了,这就是Sad and Lonely给我的感觉。 我当时就服了,05年无情地加了The Secret Machines的MySpace很欠地给人家留言,通过在纽约的摇滚女孩洛小婷各种打听人家的消息。

听说最初他们因为音乐梦想搬到纽约住在很小的房子里,过着辛苦的日子,可这有什么关系?在世界的这边或是那一角有很多人同时分享着你创造的音符并佩服和快乐着,比吃一顿标准的法餐过瘾。只要你有钱你可以拥有名牌包包汽车或是来一顿标准的败家餐,可是你丫什么都不是。你无法拥有这种尊重和快乐,就像brandon不会踏进Dolce & Gabbana的店一样,虚荣和物质在天才面前可能狗屎不如。 这样的天才在美国并不红,红太能说明问题了,红=流行,红也=不行,没有一个特别行的是特别特别红的。neu!也不红,ooioo也不红,ESG也不红,Glissandro 70也不红,当代艺术永远是小众消费品,而被盗版的奢侈品成了春哥在给大众做这最底层的基础按摩。The Secret Machines是声音消费品里的贵族,您甭随便就喜欢。The Secret Machines让大众喜欢不来,因为他们不具备任何一条媚俗的因素。他们在最朴素的状态里创造着声音哲学,他们给我活下来的理由。在我觉得一切都那么傻逼和无聊的时候,让我唯一剩下的器官还感觉到存在,原来我发现还有音乐,这太好了!

所以女孩们你们要记住"宁可跟Brandon的照片结婚,也不要跟俗气不靠谱的男孩说一句话!"当我们都成为达摩浪人或是赶上战争年代物质一无所有时,如果你还有mp3机的话,请打开,你会发现,现在真好,至少还有音乐。

任何一个好音乐都可以用Gia理论去套用,解释。 也许很多人说"审美不同,选择不同,只要是适合自己的就是对的。我赛,你们不觉得这话很水吗?

The Secret Machines真的不适合你。

洗发水广告:我的秘密变成尽人皆知的秘密

Gia语:那也是很可怕的 拜拜~~期待秘密机器

 




Comments

0 Comment

Logg inn for å skrive en kommentar.

WeLiveInBeijing

WeLiveInBeijing.com is a social community for people living in or traveling to Beijing.

Powered by: Bl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