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龄文艺男青年

Posted by Gia HM on 30. Sep 2009

最近朋友传给我这么一首歌叫《大龄文艺女青年》,歌词写得有点像Lily Allen的《22》的中文现实版本。歌词有点意思,特别是在唱西红柿鸡蛋mia,mia,mia的部分很是可爱,很是有点意思。这是继"阴三儿"后的"很是有点意思" ,我前段也写了一个破歌词还没起名,于是乎可以叫《大龄文艺男青年》,你们知道我不大能唱中文歌,要是邵小毛同学能把这个歌词唱了,绝对比唱女青年来的劲暴。一定要加上"请别对号入座,来封杀我","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这男人 会弹两下吉他 装得深沉
两片嘴能唱两下,但专业是忽悠
他靠女人养着,来撑起他的城市生活

这女人 会赚两钱 装得高级
她把这男人视做宝贝,想着:"他就是摇滚明星!"
她靠这男人活着,来撑起她那卑微的面子

这男人想,找个能赚钱的娘们养着,我就是摇滚明星了
我下半辈子再也不会发愁,我还可以在外头找其他小妞

这女人想,虽然我不是谁,但是我的男人是谁
即使付肝胆品苦涩我也死得其所

男人说:"瞧,我是个摇滚明星!"
女人说:"瞧,我男人是个摇滚明星!"

这就是有中国特色的吃软饭的假摇滚
这就是有中国特色得吃软饭的假摇滚

男人为他的鸡吧荣耀
我劝你好好保护着它
这赖以生存的命根子

女人为她的选择荣耀
我劝你好好保护它
到老你不会为它哭泣

还够犀利么?结尾处可以加上小毛同学的个性哼唱:"mia,mia,mia mia"以来形容这个软饭吃的有多香。

就在我写完这犀利的诗歌不久,我就被结结实实地骂了,被骂得原因和这从未发表过的烂诗无关。被骂的原因是我向我的一位某非一线品牌经理朋友询问拍片时候是否可以让其帮我找到一双可以搭配的鞋。真不知道哥们是不是最近吃辣的吃多了,不帮忙就算了,真是大猪小猪落愚盼啊,哥们说:你丫有什么可牛B的,你丫要有资源还求我,你丫要牛B还为了几百块钱的稿费叫劲?我们有李冰冰可以送,你算什么东西。

我最后一句回曰:我真希望李冰冰记得你呀!

这其中的一句可以提出来把文章继续下去,几百块的稿费,OK。虽然我是中国摇滚音乐从业者,但,一我不是男的,二,我不是一个做不出音乐来还借音乐事业为名找女人养的男乐手,三,我的这张嘴只会唱些不讨人喜欢的音符,不太会忽悠,因为不会忽悠,所以被骂了嘛。综上所述,我只有能力跟几百块钱的稿费叫劲,我自食其力,看起来似乎真的有罪!上帝爷爷,我向你衷心的忏悔,我有罪!

昨天和一个即将要浮出水面的85后优秀独立音乐人一起吃饭,他的音乐真的很不错。席间我们聊天,他说他和他的好朋友初中起开始接触摇滚乐学习吉他,他们曾经的目标是来到北京也可以像我早期的乐队一样签约一家国外唱片公司。以前只是听说张楚或是谢天笑早期奋斗艰难的故事,以为也只是天方夜谭,不想后来来到北京自己也经历了这样的时光。他说有段很艰难的日子,最惨的时候就着酱豆腐啃馒头,这是他在自己家当大少爷从来未想过的事情。

生活上的苦都不是最苦的,最苦是寻求梦想途中遇到的荆棘,他说最初他们没有鼓手在找鼓手的过程中倍受冷眼.一次沉重打击后他和他的好朋友都放弃了做摇滚乐队的念头,愤怒让他选择了去现代音乐学院进修,而他的好朋友一气之下买了个合成器搞起了电子乐,也许不是人人都和摇滚乐队有缘,但是音乐不仅仅局限于摇滚乐队,不从摇滚乐队开始也不会结束于摇滚乐队。

我说的这个85后音乐人,今年才22岁,已经在网络和豆瓣上发表了自己的专辑,我将它推荐给摩登天空签约在即.饭后他接了个电话说明天要去学校交学费了,说自己一直靠做一些流行歌曲赚钱,这么大点的孩子大概在20岁就开始自己养活自己了.像他这样的音乐人也真不在少数,据我了解80后的摇滚从业人,比如后海大鲨鱼,刺猬,嘎调,Scoff等等平时除了做音乐都有自己的工作。

尽管大家在或坐班或兼职里挣扎,咬咬牙为了理想都能撑下来。而70末乐队反光镜的鼓手小叶刚刚开了一家新疆餐厅,而他在鼓楼东大街的服装店也增加到两家了。从香港移居来北京的"小飞机场"也不例外,女主唱在淘宝开了服装店或是在音乐节上叫卖自己的手工用品。作为70末混迹独立音乐圈10年的我也并不例外,所以为了几百块钱稿费争取自己的劳动所得不丢人,说出去也不丢人,我们爱音乐没有错,我们不会放弃音乐也不会丧失自己的人格。所以我们能做出听着有人味儿的东西。

同样有手有脚,再看看那些人,你们丫不觉得自己寒碜吗?
我有时候都觉得自己像个男人一样打拼生活,我都可如爷们般自食其力
你们丫的舔着张大脸吃软饭,你们丫还是爷们吗?

真理只有一个,吃软饭的假摇滚成不了事,您就是假装在大众面前成事了
在俺们眼里也是一坨儿,mia mia mia mia的黄金发糕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欢迎打击报复


Gia 王悦, 2009/8/31

关于作者:
有着艺术家,音乐家,作家等多重身份的王悦(Gia)出生于北京,她对当代中国艺术以及音乐领域有着重大的影响。早在1998年,她的第一支朋克乐队 Hang on the Box问世的时候,这种影响力从那时起就浑浑噩噩的在北京炸开了花。不仅如此,她还曾两度登上著名杂志《Newsweek》的封面,并被2008年8月的一期 Time Out评为"中国改革开放20年对北京城市文化改变影响最大的40位城市英雄"之一。目前,她的实验乐队Girl Kill Girl以及她的绘画等在继续展现着她和她直言不讳的观点.




Comments

1 Comment

Logg inn for å skrive en kommentar.

WeLiveInBeijing

WeLiveInBeijing.com is a social community for people living in or traveling to Beijing.

Powered by: Bl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