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讲故事的冒险家

Posted by Pete DeMola on 7. Jul 2010

By Kim Chara

Natti Vogel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时,尾随其后的是一个尴尬的标签--"Indie Rock"。并不是这个标签本身让我生厌,然而当它一次又一次以越来越高的频率出现在商业炒作的风头浪尖,作为主流艺术媒介宽以待人的虚假面具抹杀了无数单纯的音乐梦想之后,让我怎能就这个标签对Natti Vogel这个名字留下毫无偏见的正面印象。

但也正是因为我带着这个充满偏见的小算盘第一次听到Natti的歌声,所以那急转直上的惊喜得以获得N次方爆发的能量。一个在我印象之中年纪轻轻,造型偶像,来自纽约,并被钉上了indie标签的男孩,在丽江古城的某间不起眼的小酒馆里以一瓶大理啤酒和一台不知名的钢琴为伴,轻吟浅唱起那老上海四十年代的《得不到的爱情》,却可以像六十几年前的夜上海,姚莉第一次唱响起这歌一般雀情绵绵。他的歌声让我依稀看到一个个宛若白虹、周璇、白光、李香兰的倩影就着昏黄的灯光踩得舞厅的老地板咯咯直响。让我到底该怎样形容当时内心颠覆程度如2012般的画面呢。

故事里的你,现实中的我,在Natti处相遇

见到Natti本人是在Untitled Showroom,朋友刚刚从上海带回一架年岁过百的英国钢琴,其走音程度与历史意义堪称正比。然而Natti却跟这音不在律的老钢琴生生玩了两个小时的jam,全然不顾他设计的完美和弦被展现的前所未有的随机跟诡异。

Natti的音乐不仅仅是对声音的展现,它会让你看到有关声音的另一幅图景------声音制造情境跟情节的强大力量。如同但丁的文字带领你游走地狱一般,音乐响起,便是旅程的开始,走过他歌声中的一帧帧画面,音乐完毕,故事业已落幕。

Natti的音乐是立体的,他的表现力让听者的感受也得以更加立体。所以你在他歌声中听到的不是单纯的愉悦或是忧伤,而是更接近于这个世界本身的美好感受,更扎实也更深刻。

标签只有一个--Natti Vogel

然而谈及到Natti的音乐风格,我们纷纷囧然于被Title所困。说到有关他indie的标签,Natti和他的经济人Yun显然不止一次的感受到了这样的尴尬。Yun告诉我,当她们开始策划此次巡演时,所有演出场所几乎都有向他们询问宣传时必须提及的音乐风格,于是Natti的音乐才有了indie这个标签。面对这个无奈的大环境,无数有创造性的艺术家都难免被印上形形色色的条码,但Natti永远不会因为这样而乖乖走上货架,然后任凭毫无创意的人们来采购他的音乐--

"Indie现在是一个越来越廉价的头衔了,很多乐评家渐渐忽略了音乐本身的潜能,急于去给所有的新鲜事物分门别类。我希望这些人能够更用心的去听音乐,不要总是纠结于音乐风格的界限。只要我的音乐好听,只要它能传达足够丰富的东西给听到它的人,我并不在意我的音乐风格是不是有个名门正派的归属。我希望其他听到我音乐的人也能够这样。每天都会有无数新的音乐诞生,如果要把它们全都定义在现有的音乐类型当中,那显然是对音乐进步潜能的一种谋杀。音乐本身就是一种无限的可能,如果非要给我的音乐一个标签,那它就只能是---Natti Vogel。"

Natti的音乐难以被冠以任何风格的原因,是因为在他的音乐当中,你可以听到无数的元素,音乐剧,jazz,swing,rock,甚至rap等等等等,但肆意游走在音乐的世界里,全然不被束缚的Natti,却十分在意他的音乐带给听众的感受--

"我不会追赶潮流进行创作,我也不会在写一首歌的时候就考虑到它会不会让我一炮而红,但我始终认为,只要音乐是好的,在旋律和内容上都是高水准的,那就一定会有人喜欢他,潮流可以更迭可以瞬息万变,但人们对美好的感受却是与生俱来无法被任何东西掩盖或者磨灭,所以好的音乐是一定会受欢迎会成功的。虽然成功与否并不是我创作的标准,但这却是好的音乐理应达到的效果。所以很多人说我是在走两种极端,一是对现有流行规律的彻底忽视,然而同时又对音乐能传达给听众本身的感动十分在意。

我想,世界不是那么黑白分明,尤其是对于音乐这种东西。作为音乐人,当然不应该跟在潮流的身后亦步亦趋的进行创作,然而如果全然不去理会听众的想法,不去在意自己的表达有没有被了解接受,那么这样的创作仍然是毫无意义的。"

今时今日,越来越多的音乐家来到中国,来到北京,然而他们带来的表演却不像我们期待的那样富有创造力。也有越来越多的观众不知不觉的去迎合着这样的节奏,跟随潮流的脚步去定义音乐本身,让音乐更像是一种由匠人打造出来的装饰品。与他们相比Natti则更像一个冒险家--

"我没有受过其他歌手或音乐类型的影响。如果我受到了影响,我就不能够说我的音乐是有创造性的。我要做的不是重复,我希望能够创造新的东西。我的音乐,永远跟我听过的音乐相去甚远。如果我是由于喜欢某一种音乐类型从而去追随前人的脚步,那我觉得那是懒惰且毫无冒险精神的。"不可思议"是一种新的音乐能带给人们最美好的感受之一,能把人们带到一个全新的世界当中。很多人把音乐当做自己的发型当做自己的衣服,这不只是在中国,在纽约在美国也是一样。他们听音乐是为了给人看,为了给自己一个与潮流有关的标签。但音乐跟服装跟发型不一样,音乐是一种营养,让人更强壮也有更多的能量去跟这个世界进行更深入的交流。

现在很多音乐家都不再有冒险精神,他们知道人们想听什么于是就去做什么,让自己处于一个绝对安全的环境之中,毫无挑战。就像现在好多punk,几近流俗于pop,根据人们的口味不断重复自己,全无新意。我虽然看起来一点也不Punk,但我觉得我的冒险精神比现在好多自称punk的人更配得上这个标签。"

Natti的这一次中国巡演,无论是在速度和路程上都是惊人的。22天,15个城市。很多海外的音乐人来到中国都只选择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然而在Natti的行程中更多的确是一些

中国音乐版图上小城市的名字--石家庄,郑州,成都,昆明,丽江,西安,重庆,义乌,合肥......我惊异于他敢于挑战的勇气,相信没有哪一个音乐人在门前冷落车马稀的舞台上能依然淡定--

"我事先没去过那些城市,也并不了解那些地方的音乐氛围如何,但专业的音乐家是不在意台下有多少观众的。即便观众少,我也觉得我得到了在舞台上跟他人分享的机会。如果在一个大城市,台下有几百人都是由于你的外形你的风格,或者只是因为你来自纽约而来看你的演出,那我宁愿选择在一个小城市里的几十个观众,至少这些人会用心聆听。

比如我们在石家庄的时候,台下只有几十个观众,但那是在石家庄,并且是星期二,在当地已经算是很好的成绩了。但更让我感动的是,当我在台上表演的时候,我感受得到台下的观众是为何而来。他们真的是在用心听我唱歌,用心接收我传达的感动,我就觉得此行无憾了。很多外国音乐家,很介意自己演出的反响,但我觉得更重要的收获是你能够把自己的力量跟感动传达到哪怕一个人的心中,一次演出,那怕只有十个观众,但如果我能够深深的触动他们,那我的演出无疑是成功的。在这样的小城市收获的感动会更难得,更深刻。"

Natti这一次只身来到中国,但其实在纽约他有一个自己的乐队--

"我在纽约的乐队里面还有一个大提琴手跟一个鼓手。这一次来中国的巡演我选择自己一个人演独角戏,说穿了会有一些经济上的原因,但同时这也是一次实验性并充满冒险精神的巡演,我希望能够除却我在乐队之中的角色,让在这里第一次听到我音乐的人们能够在我简练的舞台表演当中更直接的感受到我音乐的气场跟魅力。等到下一次我带我的乐队来到中国,将展现给大家更多元化更戏剧化的一面,这两种不同的表演形式带给大家关于我音乐的体验也将会是不同的。

这种单人的表演形式对音乐人的要求也是更高的,一个人一台钢琴要让舞台空间同样丰富,这也需要更多的勇气,虽然只有我一个人,我也要让在场的观众同样感受到强大的气场和音乐的震撼力。当然我爱死了我的乐队,我的大提琴手,我的鼓手,他们都是非常出色的音乐家,我非常希望下一次我有这个荣幸带他们过来跟这里喜欢我音乐的人们见面。"

如此,我很期待Natti 7月10号在Star Live的演出,看这位会讲故事的冒险家是怎样为我们展开那全新世界的全新旅程--

"Music shouldn't just be a fashion trend, a hip sense, a personal catharsis or point to prove -- it is whole fucking limitless universe of beauty that all too many so-called music fans deprive themselves of. Friends, let's try something new -- let's fully enjoy music and forget the bullshit."




Comments

0 Comment

Logg inn for å skrive en kommentar.

WeLiveInBeijing

WeLiveInBeijing.com is a social community for people living in or traveling to Beijing.

Powered by: Bl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