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熟春

Posted by 滴/Amber on 17. May 2011

<div> <h3>&nbsp;</h3> <div><span>2011-05-16 23:25:12</span></div> </div> <div>&nbsp;</div> <div id="note_151129031_short">&nbsp;</div> <div id="note_151129031_full"> <pre>第一次在新家做饭。 顶着黄昏的暖日头,从超市拎了大包的食材。 天上的白光涤荡了人间气儿,噼里啪啦打在肌肤上。 入眼的,尽是粉帐绿雾,温柔极了。 不禁感叹:春日将熟。 也许受春日所感,这两天过得极自在。 新爱上soju 清酒和world music。 自斟自酌赛神仙。 一不小心,受美人蛊惑。 抽丝剥茧地眼看就要重蹈覆辙。 还好有论文和回忆做羁绊。 所以,我倒乐意玩这剥茧游戏。 什么游戏呢: 森林,月亮,和大海。 顺着卫拉特抛下的金纺线, 小狐狸瞪大了好奇的眼。 前方定是新天新地,小狐狸即认真,又自信。 它们做了个跟夏末有关的小约定: 一步一莲,七步明现。 绸裤儿轻拍着大腿,跟几个老头老太太挤一架电梯回到家。 在还算干净的小厨房里,细细切碎了尖椒姜蒜烟火腿, 四四方码成齐整的几个小垛。 鸡蛋打散,香菇切丁。 分装小碗,置于一侧。 嫩绿鹅黄黯烟红,看着就叫人舒心。 隔壁的刘哥在一旁咋舌:看你还挺专业。 专业倒真是说不上,只是最近貌似患上&ldquo;饮食强迫症&rdquo;。 食材和调料,必须像电视节目那样,盛在小容器里,依次排列好。 上菜时碗盏杯盘桌椅板凳必须整齐划一,还得对称。 若是椅子歪半边,我必难受地吃不下饭。 数次跟友人讲起此事,只当笑谈。 毕竟,生活里,有点强迫行为是好的,我以为。 尤其是像我这种邋遢又任意妄为的姑娘。 知它,是我新生的&ldquo;在乎&rdquo;。 是我被唤醒的认真、细致、以及,对生活以及生命的爱。 我终于明白应该做为大自然的造物,去用力,去生活。 难能可贵。 临了了, 尖椒鸡蛋火腿丁,嫩豆腐碎香菇, 蒜蓉勾了黄金芡,花椒炸香油。 往碧绿荷叶玻璃盘里一装, 嘿,穿心一烫!</pre> </div>



Comments

0 Comment

Logg inn for å skrive en kommentar.

WeLiveInBeijing

WeLiveInBeijing.com is a social community for people living in or traveling to Beijing.

Powered by: Bl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