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作业

Posted by Pascal on 20. Apr 2011

<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早晨的温度总是很低,只有当阳光照射到身体上的时候才会有暖暖的感觉。每天早晨出门上学去,是我必须要做却最不情愿做的事情。当然,这并不仅仅因为早上出门很冷,更重要的原因是我昨晚没有把作业做完,确切的说:我根本就没有去做昨天放学前老师给留的作业&mdash;&mdash;大多数情况下,我是不会去做作业的&mdash;&mdash;无论是应用题还是中心思想,又或是必须要写在本子上的预习作业。显然,我不是一个好孩子&mdash;&mdash;在常人眼里,也包括我自己的心中。无所谓,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不写作业,小组长和老师都应该已经习惯了吧。尽管如此,我还是不愿意有人每天早上问我昨天作业的去向问题。除了支支吾吾,这个问题我没有答案。</p> <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于是,我总是盼望着从家到学校的路上,能发生什么事情,一件能让我不去上学的事情,至少也要让老师和小组长不再问我昨晚作业的事情。也许会有个抢劫犯从楼群的阴暗处蹦出来张牙舞爪的抢劫上学去的小学生们,而我也在受害者之列&mdash;&mdash;说实话我不喜欢&ldquo;抢劫犯&rdquo;的故事,因为我不想让班上的同学想象着我被欺负的样子;其实最好的故事是这样的:我早上起来发现自己生病了,妈妈就会给班主任打电话请假,这样也许休息一天后再去上学,老师会忘记我还没有交前天作业的事情。这个计划是万无一失的,我想过很多次。为此,我曾不止一次的在晚上睡觉前,只穿秋衣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有一次还是光着脚的。我希望这样能生病,因为妈妈每次看我穿着秋衣去厕所时都会提醒我快去快回,免得感冒,有一次我走快了,她还警告我不要光脚沾地,会肚子疼。可是就算我昨晚上穿着秋衣在我的小屋子里走了很多的来回,甚至还有几分钟是光着脚走的。今早起来,我还是没有生病。磨磨蹭蹭一会后,我还是出门去上学了。</p> <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在我们班里,每天早上小组长会把本小组所有学生的作业本收齐,并把每本作业本打开到写着昨晚作业的那页一本本叠加起来再一起合上放到讲台的左上角。有一次,我站在讲台旁看着那上面放好的一摞摞作业本,不禁想到:为什么要放在讲台的左上角呢?或许可以放在讲台下面的格子里,这样我每次进教室后就看不到一摞摞的作业本,或许我会认为今天不收作业了,这样我会很高兴。可是实际情况却是,就算低着头进教室或进教室的时候眼睛刻意看别的方向而不瞄讲台,那一摞摞作业本码好的样子还是会飘进我的眼睛里,难道我有鹰的眼睛吗?&mdash;&mdash;或许我还有豹的速度和熊的力量?要是那样,我就用豹的速度从讲台的作业堆里抽出一本来,迅速的抄完,再迅速的把作业放回到讲台上。这样的话,如果小组长还像昨天一样问我作业在哪?我就可以毫不犹豫的拿出作业本给他。我简直想象不到他看着我拿出作业会有什么样的回应,因为我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场景,他也没有&mdash;&mdash;但那感觉一定很好,或许接下来我就可以找女同学聊天了&mdash;&mdash;那也是我没怎么做过的事情。</p> <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我不喜欢我们组的小组长,他长得很白,是个小个子。我清楚的记得,昨天早上我刚坐到位子上,他就来收作业。在我还没有说&ldquo;没写&rdquo;的时候,他就伸出三个手指对着我说:</p> <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ldquo;凡事不过三。你调到我们组,已经三次没交作业了。&rdquo;</p> <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我不想看着他,我讨厌他的眼睛。</p> <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ldquo;凡事不过五&rdquo;我说。</p> <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ldquo;好、好,我不跟你争。&rdquo;说完他转身走了。</p> <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看着他的背影,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做些什么,但至少并没有刚才那么讨厌他。</p> <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我用鼻子呼了一口气,然后打开书包,拿出蓝色的桌布套在课桌上,再拿出铅笔盒和课本放在课桌上。每次在这个时候,我最不希望的就是有人看着我;更不想有人的说话声中包含我的名字。</p> <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唉?书包里有一个用塑料袋包着的煮鸡蛋。嗯&hellip;&hellip;一定是妈妈放的。我打开塑料袋,发现鸡蛋的皮已经碎掉了很多块,形状也扁了些,这应该是书本压的,也加上我走路的时候总是把背后的书包摇来晃去的原因吧?</p> <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我不喜欢吃煮鸡蛋,所以一定是妈妈偷偷把煮鸡蛋放在我的书包里。我想到了妈妈煮鸡蛋时的样子,虽然那时候她一眼也不会看我。我看着握在我手里已经压得能看到蛋黄的煮鸡蛋,突然觉得,煮鸡蛋应该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了吧?一定是的!我忘了现在是在教室里;我也忘了也许会有同学看着我,我剥开了鸡蛋皮,一口吞下了那枚煮鸡蛋,连带在鸡蛋皮上的几块蛋清和蛋黄也被我剥下来吃了。</p> <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吃完煮鸡蛋,我没有像往常一样趴在桌子上睡觉,而是拿出课本,翻到昨天讲课的的那一章最后面的练习题页。我想,或许我可以在老师来上第一节课前做完第一道练习题。虽然我不知道昨天留的作业里是不是有这道题,但至少我可以在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询问昨天作业的事情时,让她知道我会做一道题。我努力回忆着昨天上课时老师讲过的那些公式,虽然不是都能懂,但应该也会有些印象的。课本的前面不是也有公式和例题吗?练习题应该和例题差不多吧&hellip;&hellip;嗯&hellip;&hellip;我看一眼练习题,再看一眼前面的例题&hellip;&hellip;蓝色的桌布被我翻书的动作弄得一鼓一鼓的,自动笔也得好像不像以前那么爱夹铅了。</p> <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以后,我不想对老师说,我一道题也不会做了。其实我从来也不想对老师这么说的。</p>



Comments

0 Comment

Logg inn for å skrive en kommentar.

WeLiveInBeijing

WeLiveInBeijing.com is a social community for people living in or traveling to Beijing.

Powered by: Bloc